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法律学 青少年侵财违法行为的特性与防范战略

博今文化 / 2019-11-25

  摘要:侵财犯罪是青少年各类犯罪中最常见的一类犯罪行为, 具有盗窃犯罪数量不时居首位、犯罪动机多样化和犯罪伎俩智能化的特性。分析其缘由, 既有错误思想观念与侥幸和冒险的心理观, 也有青少年家庭贫富差距与犯罪机遇的诱发。要引导青少年树立正确的思想观念, 完善相关法制教育的内容和方式, 健全贫穷学生救助体系, 要做好以教育、维护为重点的事前预防。

        关键词:青少年; 侵财犯罪; 缘由; 预防

  自人类进入阶级社会, 产生犯罪以来, 侵财犯罪不时存在。所谓侵财犯罪, 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取得公私财物或者挪用单位财物,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的行为。这里的公私财物包括国度、集体和个人的合法财富, 既包括有形的财物, 也包括无形的财物和财富性利益。作为一类罪名, 侵财犯罪是我国刑法分则第五章所规则的多种侵犯财富犯罪的总称, 包括十二个细致罪名。在侵财犯罪中有些犯罪属于复合类型, 如抢劫罪, 兼具侵财犯罪和暴力犯罪的特征, 既可归为侵财犯罪也可归入暴力犯罪范畴。

  一、青少年侵财犯罪的特性

  侵财犯罪是青少年各类犯罪中最常见的一类犯罪行为, 常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多属于占有型的侵财犯罪。多数青少年侵财犯罪都是以非暴力伎俩实施的, 如秘密窃取、虚拟事实或坦白真相等, 集中于盗窃、诈骗、敲诈敲诈等。综合分析各种青少年侵财犯罪的案件, 可以发现存在着相对稳定和不时变化的两个特征, 相对稳定是指盗窃犯罪数量不时居首位, 犯罪动机的多样化和犯罪伎俩的智能化则是不时变化的表现。

  (一) 盗窃犯罪数量居首位

  盗窃是青少年侵财犯罪中最为普遍, 数量最多的一种犯罪。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康树华所作的一项调查, 盗窃案在青少年刑事犯罪中约占70%, 在数量上居于首位。既有钱包、手机、笔记本电脑等实物盗窃, 又有网络虚拟财富的盗窃, 还有盗窃信誉卡套现、应用网络盗取他人银行卡信息进而窃取资金等方式。

  (二) 犯罪动机多样

  侵财犯罪普通是为了获取钱财、满足物质需求。青少年侵财犯罪除了物欲、贪利外, 还有其他多种多样的犯罪动机:有的是出于报仇泄愤;有的是由于家庭或者生活中突发变故而无所适从, 如《金陵晚报》报道, 南京一个学生实施盗窃竟是为了能够被学校开除回家维持父母婚姻;还有的是为了追求刺激, 或者满足诸如偷窃癖等病态心理。

  (三) 犯罪伎俩智能化

  当下的青少年都具有较高的智能水平, 行为方式具有自己的特性, 在实施犯罪行为时, 会比较留意“智能”和科技伎俩的运用。在一些有预谋的犯罪中, 行为人的犯罪伎俩具有明显的智能性:在作案前悉心研讨作案伎俩和反侦破伎俩;应用电脑、手机等智能工具和设备;掩盖现场痕迹以及事后制造不在现场的时间证据等等。青少年侵财犯罪伎俩的智能化增加了犯罪的隐蔽性, 加大了侦破的难度, 也增强了犯罪的危害性。

  二、青少年侵财犯罪的缘由

  (一) 错误的思想观念

  正如任何事物都会有两面性一样, 商品经济的蓬勃展开在满足人们物质消费需求和启迪人们经济观念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拜金主义、吃苦主义遭到推崇, 金钱显现出越来越大的影响力。随着这些思想观念蔓延进校园, 青少年敏锐的神经不时遭到冲击, 他们尚不成熟的人生观和幸福观也在经受着考验, 其中一些人的思想观念和行为取向呈现了错位和改动。他们将物质享用作为幸福人生的标志, 视物质利益的完成为权衡个人价值的标准。高消费成了某些青少年互相攀比的目的, 置办名牌、高档商品以致是朴素品成为满足虚荣心和标榜身份的伎俩。但他们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 日常生活消费几乎都来自父母。有的家庭供给学生的学费和生活费用曾经很费力, 有的家长出于教育角度思索也会对学生的物质消费中止限制, 于是, 在错误思想观念的支配下, 在物质诱惑和理想经济才干的抵触中, 盗窃、诈骗、敲诈敲诈等犯罪成了某些青少年获取钱财、完成物质追求的“捷径”。

  (二) 侥幸和冒险心理

  侥幸是一种趋利避害的冒险性投机心理, 也是侵财犯罪的犯罪人最常有的心理特征之一。普通而言, 青少年在实施侵财犯罪时, 一方面会做成功的想象, 另一方面也会恐惧。这种恐惧主要来源于行为人关于自己行为结果的认知———实施了行为就有失败的可能, 而一旦失败就要被学校开除、被法律制裁等。出于这种对惩罚的恐惧, 一些青少年会终止犯罪, 但还有一些青少年在关于犯罪行为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利益和不利结果的权衡中, 抱着试一试或答应以成功获利并逃避惩罚的侥幸心理, 或者孤注一掷的冒险心理作出了犯罪的选择。而一旦得逞, 行为人常常会以为自己的伎俩高明, 侥幸和冒险的心理愈发收缩, 继而实施一次又一次的犯罪行为。这种侥幸和冒险的犯罪心理在青少年盗窃、诈骗和敲诈敲诈犯罪中都十分突出。如学生张某在一次趁宿舍没人将同窗钱包内现金拿走而未被发现之后, 又先后两次将同窗的钱包和价值近万元的两台笔记本电脑盗走。此外, 还有的青少年由于关于相关法律学问的缺失, 在实施盗窃等侵财犯罪时, 觉得即使是被发现了, 最多也就是被学校处置, 不至于会遭到法律的制裁, 这也是侥幸心理的一种表现。

  (三) 家庭的贫富差距

  由于青少年各自家庭的经济条件不同, 当处于同样的学习、生活环境, 面对相似的物质需求的时分, 家庭贫富的差距变得愈发明显起来, 以致成为一些青少年走上犯罪道路, 特别是实施侵财犯罪的缘由。

  第一, 为摆脱困境而实施犯罪。固然贫穷不应该成为犯罪的理由, 但是经济的贫穷的确使一些青少年堕入困境并由此诱发犯罪。很多贫穷学生的学费、生活费占领了其家庭经济收入的大部分, 以致超出了能够担负的限度。贫穷学生不得不节衣缩食, 将日常生活的消费尽可能减少, 基本的学习和生活条件都十分窘困;还有相当一部分的贫穷生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担负, 占用学习时间四处打工, 而这又使学业成果遭到影响。在经济和学业的双重压力之下, 某些意志薄弱的贫穷学生错误地选择了犯罪来摆脱捉襟见肘的困境。

  第二, 出于“仇富”心理而实施犯罪。家庭的经济状况使得青少年的日常消费水平显现出差距, 而这又会在他们的心理上构成一定的落差, 当这种心理落差不能被青少年以积极正确的态度接受、转化的时分, 就容易呈现逆反和敌对心情, 对那些家庭富有、出手大方的同窗产生仇视和报仇的心理。如南京大学生王某就是由于看不惯室友太有钱、过的比自己好而心生报仇, 盗取了其银行卡内的现金以抵达泄恨的目的。必需指出的是, 不只是家庭确实贫穷的青少年, 一些家庭经济条件中等的学生也容易呈现这种“仇富”心理。这是由于在与那些富有同窗比较, 容易产生相对贫穷的判别, 而这种相对贫穷比绝对贫穷更容易构成复杂的心理压力。

  (四) 犯罪机遇的诱发

  犯罪机遇是指犯罪人得以实施犯罪行为的客观机遇, 集中表往常犯罪实施时不可缺少的时间、空间、物体及三者之间的关系上。许多青少年侵财犯罪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犯罪机遇的偶然呈现客观上推进了其犯罪行为的实施。犯罪机遇的这种诱发和推进作用比较典型的是“见财起意”型的盗窃犯罪。如西安学生夏某就是在一次午餐时间, 无意中发现同窗放在课桌上的电子词典, 于是随手牵羊将其拿走, 并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经常在午餐或课间搜索目的, 一有可乘之机便实施盗窃。在学校的教室、图书馆、餐厅等地, 学生们将钱包、手机等财物随意放置, 分开寝室时不锁门的现象十分常见。这种疏忽大意和管理不善, 关于有犯罪心理的青少年来说无疑提供了完成犯罪的机遇和可能性, 而一些被害人和学校在失窃事情发作后没能采取措施防范和调查处置, 又进一步为犯罪人提供了再次犯罪的机遇。

  三、青少年侵财犯罪的预防

  (一) 引导青少年树立正确的思想观念

  青少年是社会中最富有朝气的一个群体, 能够以其特有的敏感对社会上呈现的各种思想和观念作出疾速的反响。关于社会上的很多思想流弊, 青少年是能够有所觉察并自觉抵御的, 但是拜金主义、吃苦主义等会对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影响。为避免青少年在是与非的纠结和取舍中产生错误的认知和判别, 学校、家庭、社会需求共同努力, 引导他们用正确的物质利益观念和价值取向、积极的人生目的构筑思想的主线, 抵御不良思想的侵袭。既要经过多种途径对他们的物质消费中止指导, 防止物质需求的过度收缩, 还要辅佐其树立依托自己的斗争获得物质条件的观念, 更要鼓舞他们追求更高层次的肉体需求, 经过如洪战辉等模范的感染, 引领青少年体会肉体需求的满足所带来的剧烈幸福感, 构成正确的人生价值判别和积极的人生目的。在此基础上, 还应该避免思想与行为的脱节, 辅佐他们做到“知行合一”, 将正确的思想认知外化为理论行动。

  (二) 完善相关法制教育的内容和方式

  法律对犯罪人的惩罚可以使人们关于犯罪行为的结果作出预见、产生恐惧, 以有效抑止侥幸心理, 起到预防犯罪的作用。所以, 完善和加强法制教育是预防和消弭青少年侥幸心理的根本措施。

  相当长一段时间, 我国各类学校除法律专业外的法律公共课常常是走马观花式的讲授, 青少年固然构成了一定的法律认识, 对典型的犯罪行为也能够有一定的认知, 但关于一些罪恶性并不显着的行为能否是犯罪常常存在模糊的认识, 关于这些行为对应的法律结果也缺乏足够的了解。比如青少年侵财犯罪中发案最高的盗窃犯罪, 在很多青少年眼中, 盗窃手机就算不上是犯罪, 最多退回或者赔钱就可以, 没有认识到有些手机的理论价值曾经抵达盗窃罪的数额标准。因此, 应进一步完善学校法制教育的内容, 经过增加课时、增设选修课等途径, 将法律学问的传授恰当细致化, 使青少年能够明白地运用法律学问规范自己的行为, 避免因“无知”和对侥幸的违法结果的盲目想象而走向犯罪。同时, 还要完善和丰厚法制教育的方式。除了课堂上的法制教育之外, 可以有针对性地组织学生旁听法院庭审、到监狱展开调查研讨等理论活动, 还可以请相关学者和法律工作者与学生座谈, 分析理论案例, 应用典型的影视资料等方式, 使学生关于违法犯罪的危害和结果产生间接的体验, 起到预防犯罪的效果。

  (三) 健全贫穷学生救助体系

  为了预防因贫穷而招致的青少年侵财犯罪, 要进一步健全贫穷学生救助体系。我国现行的贫穷学生救助体系主要包括奖学金、特困补助、助学贷款、减免学费和勤工助学岗位等。这些救助措施的有效完成, 需求各级政府和学校真实落实对贫穷学生的资助和扶持政策, 在此基础上还要采取其他一系列的配套措施来保证贫穷学生救助体系的良好运转。首先, 完善助学贷款制度。奖学金和补助相比, 国度助学贷款更能有效处置贫穷学生的生活困难。但由于银行规避风险的思索, 助学贷款的手续复杂、批准比例较低, 很多贫穷学生无法得到辅佐。因此, 国度要尽快制定相关法律和政策, 完善个人信誉体系, 加大对银行的补贴, 调动银行积极性, 促进助学贷款的发放。其次, 在经济上给予贫穷生辅佐的同时, 还要关注他们的心理安康。贫穷学生比其他学生面临着更大的心理压力和焦虑, 容易产生自卑心理和人际交往方面的问题。要引导他们以积极、悲观、自信的态度正视困难, 树立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心态, 还要辅佐学生处置在心情调理、人际交往等方面的心理困惑。最后, 要为贫穷学生的就业和创业提供机遇, 不但可以出借助学贷款, 也能够避免由于对出路的悲观而走上犯罪道路。

  (四) 学校做好学生管理工作

  毫无疑问, 学校管理在预防青少年侵财犯罪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也是预防体系中重要的一环。首先, 加强校园安全管理, 从环境上减少青少年侵财犯罪的条件和机遇。学校要健全各种规章制度和硬件设备, 做好事前防范, 关于寝室、教室、图书馆等以盗窃为代表的侵财犯罪高发区域加强管理。其次, 对有不良知理和行为习气的青少年重点管理。一些实施盗窃、诈骗等犯罪的学生常常是遭到了利己、吃苦等不良知理和小偷小摸、贪小低价等不良习气的影响, 关于此类学生要做好重点管理, 减少滋生犯罪的要素。要真实进步学生防盗、防骗等认识, 管理好自己的财物, 避免“慢藏诲盗”和堕入生活中的圈套和圈套, 降低被害的可能;同时, 还要增强学生的维权认识, 财富遭到损伤后要及时报案, 学会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

  关于青少年侵财犯罪的特性和缘由的分析是为了找出其中的规律和展开方向, 最终防止、消弭犯罪。而犯罪预防的中心追求应该是在犯罪发作之前应用各种伎俩和措施抑止、减少招致青少年犯罪的多种主客观要素, 从而遏止和避免犯罪的发作。因此, 对青少年犯罪中最常见的侵财犯罪的预防重点在于以教育、维护为主的事前预防, 这不只是出于青少年特定年龄阶段和心理特性的思索, 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由于步入歧途而给青少年自身和家庭带来的伤害。同时, 包括侵财犯罪之内的青少年犯罪预防也是一个系统工程, 需求家庭、学校、社会的共同参与, 构成“三位一体”的整体, 合力创造出有利于青少年生长的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