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法律学 新婚姻法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探求

博今文化 / 2019-12-08

  摘要:夫妻作为经济活动中的重要主体之一, 参与的各类经济活动逐步增加, 因而引发的夫妻双方或一方负债的现象也日益增加。《婚姻法司法解释 (二) 》第二十四条 (以下简称“第24条”) 规则: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益的, 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置。但夫妻一方可以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白商定为个人债务, 或者可以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则情形的除外。如此一来, “第24条”预先推定夫妻债务共同承当, 形成理想中呈现应用法律破绽, “合法”攫取夫妻另一方财富的现象。文章针对夫妻共同债务认定这一问题, 从司法断定规则角度动身, 讨论如何在保证公平的根底上, 精确认定结果的问题。

  关键词:婚姻法; 夫妻共同债务; 认定规则;

  《婚姻法》第四十一条 (以下简称“第41条”) 规则:离婚时, 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 应当共同归还。共同财富缺乏清偿的, 或财富归各自一切的, 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 由人民法院判决。《婚姻法司法解释 (二) 》第二十四条 (以下简称“第24条”) 规则: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益的, 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置。但夫妻一方可以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白商定为个人债务, 或者可以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则情形的除外。

  近些年来, 各地域法院在司法理论中对“第24条”的援用, 在理论与实务界都惹起了一系列的争议。对此, 相关业界人士也陆续发表了大量与此有关的文章, 更有学者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与此有关的倡议。但就目前而言, 仍没有实践成果。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时开展与完善, 民间借贷纠葛呈现出日益增加的趋向, “第24条”过度加重债务人配偶一方举证义务的认定规则需求予以修正。家庭是关于社会稳定的基石, 固然遭到伤害的是一局部家庭, 但如此放置任之, 必将形成社会矛盾, 影响国度司法的权威。司法的规范不但应该是分歧的, 而且更是相对明白的。对同一案件做出不同结果的判决, 不但不能完成法的各个功用, 而且也不能很好地发挥其价值。如何正确处置适用“第41条”和“第24条”所带来的举证义务分配上的宏大差别和裁判结果上的严重不分歧, 在司法理论中关于认定夫妻共同债务时首先将哪一规则作为认定的首要参考规范是处理问题的关键之所在。

  一、将举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司法裁判的首要认定规则

  将哪一规则作为司法裁判的首要参考规范, 对当事人而言就意味着在庭审中将享用不同的权益和实行不同的义务, 以及面临不一样的终极裁判结果。同时, 作为这一方面的根本法中的规则, “第41条”的适用在一定意义上被“第24条”间接架空, 这违犯了“第41条”最初的立法原意。要想改动这种根据司法解释而弃用根本法规则的裁判现象, 减少和防止因运用司法解释“第24条”对夫妻非举债方带来的举证义务之繁重情况, 必需要将婚姻法“第41条”中的举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司法裁判的首要认定规则。

  夫妻双方结婚后组成了共同的家庭, 同甘共苦共进退, 二者间的财富也发作了一定水平的混合。但从法律的角度来讲, 夫妻双方毕竟有着独立的人格权和独立的民事行为与权益才能, 既然借款没有用于夫妻间的共同生活, 借款人配偶一方也没有享用到借款带来的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利益, 那么该笔债务让夫妻共同归还就没有任何的法理和道理根底。

  二、将“夫妻举债合意”作为司法裁判的补充认定规则

  在坚持首要认定规则的前提下, 再依据配偶间对举债能否合意的状况, 能够将对外债务分为“合意型”和“双方型”的共同债务来分别处置。

  (一) “合意型”共同债务的认定规则

  所谓“合意型”共同债务, 是指债务经过夫妻事前合意或者债务人的举债行为得到其配偶的事后追认以及第三人有充沛的理由置信该借款对方共同合意过。根据合同法中关于合同的规则, 假如多个主体共同向对方做出某种意义表示并据此而成立的合同, 他们就应一同向相对方承当相应的民事义务。依据上述之要义, 即便款项没有用在共同生活亦该认定为共同债务, 一切借款人应当承当连带义务。

  (二) “双方型”共同债务的认定规则

  所谓“双方型”共同债务, 是指没有经过配偶间合意的债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婚姻家庭典型案例 (六) ”, 对“双方型”共同债务的认定具有指导意义。江苏高院以为配偶一方涉外所负之债务被裁判为配偶间共同债务后, 借款人配偶一方的义务财富应与其婚后所得共同财富相顺应, 与共同生活不相干的财物应当扫除在外。也就是说, 清偿债务时应以配偶间的共同财富为限, 不能扩展到非举债方个人钱物上。债务共同承当的法理根基是其对等而共同的享用着共同财富之权利, 当然, 权利与义务也是互相统一的, 既然双方对等而共同享用着生活期间的共同财富, 那么清偿义务自但是然的应只限于共同财富, 而不应该扩展到其个人财富。

  三、将举债发作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标准举证义务划分

  笔者以为既不能将“第24条”的“推定规则”完整丢弃, 也不能将“第41条”的“认定规则”和“第24条”的“推定规则”完整割裂开去适用, 而应当统一适用。将举债能否产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作为认定共同债务的举证“分水岭”, 能够对举债“用于了夫妻共同生活”的根本认定规则的有效运用具有极大的补充和便利作用。在将根本法规则中的“第41条”关于举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司法裁判的首要认定规则后, 在接下来的审讯过程中, 假如举债产生在债务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那么能否应认定为共同债务的证据提交义务由否认债务方来承当。反之, 就应当由出借人承当该借款能否用于了借款人夫妻共同生活的证据提交义务。这样一来, 不只有效防止了“第24条”之“推定规则”对夫妻非举债方利益带来的损伤, 也有利于消弭“第41条”之“认定规则”所带来的债权人在举证义务分配上面临的窘境。

  四、合理分配举证义务, 统筹当事人各方合法权益

  将根本法中“第41条”关于能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认定规范作为司法裁判的首要认定规则, 目的就是有效防止司法裁判中将司法解释“第24条”作为首要参考规范招致的举证义务方面的分配失衡现象。同时, 证明义务能否得到合理的分配, 触及到案件相关方的重要权益, 表现着当前立法与司法的价值取向。基于此, 必需要对当事人的举证义务问题停止再一次的合理分配。

  “第24条”饱受争议的关键点在于非举债方首先要承当相应的证明义务, 否则直接承当连带义务。这种举证义务的分配方式欠缺合理性, 借款的运用状况只要债务人真正理解, 与此有关的证据也应由其掌控。而对借款状况不理解, 也没有分享到其中任何利益, 更不控制相关证据的配偶一方事实上无法证明一个对本人而言基本不存在的消极事实, 没有相应的证据证明是虚假债务。普遍观念以为第25条对其具有补充作用, 可是问题在于, 既然债务人配偶一方在债权人向债务人追索债务时都没能证明该债务的确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事实, 那么在离婚诉讼中又怎能证明?所以笔者以为:

  首先, 在将“第41条”作为法院裁判的首要规范之后, 就债权人而言, 其对借款负有最初的慎重和留意之义务, 债权人应当承当证明债权的真实性和初步证明资金用处的义务, 若债权债务的真实性存在疑问, 再去讨论是不是共同债务毫无意义。同时, 其仍需求证明债权的构成时间, 若借款行为发作在对方正常的婚姻期间, 债权人能够根据司法解释“第24条”请求该债权对应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证明义务也相应的转向借款夫妻方。至于在最终的结果上能否被认定, 法院还应当综合参考债务人夫妻双方的证据证明状况。若债权发作在举债人结婚之前, 准绳上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但出借人能够根据“第41条”之“认定规则”的举证义务分配状况, 只需有才能提供该笔借款的用处, 也应认定共同债务。当然, 关于明显不合理的贷款行为, 债权人若不能合理举证证明的, 应当承当不利结果的义务也是公道的。

  其次, 为实在维护债权人的利益, 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举债能否经过夫妻双方合意”的规则对“第24条”的“推定规则”具有打破性。可是总体而言, 上海市高院的规则固然减轻了债务人配偶一方的举证义务, 但同时又对债务人举证义务的请求过于苛刻。按照其意夫妻非举债方的证明方式是二选一的, 只需夫妻非举债方选择从最简单的“合意”条件动手, 证明举债未经夫妻合意, 法院就会将债务认定为举债方个人债务, 这也将会迫使举债方对每一笔借款, 无论大小都要和配巧合意。笔者以为, 承认债务一方在证明该笔债务没有经过他们合意的根底上, 还应当提供初步证据证明家庭支出并非来源于借款或家庭财富并未因借款而增加以及借款人主张的借款用处不存在或不实等状况。其后, 由借款人进一步提供证据, 证明该借款的直接去向以及详细用处, 法院再依据双方证据状况综合停止检查认定。在各个举证环节上, 假如相应一方无法提供证据证明案件相应事实, 招致夫妻共同债务的事实真伪不明以及最终无法确认, 应根据“民诉法解释”第91条的规则, 各方承当相应的败诉结果。

  最后, 要强调的是, 根据相关规则, 关于“第24条”的“推定规则”, 举债人免去的也仅是初步提供相关证据的义务, 与案件相关事实的“主张义务”却并不免除。因而, 借款人应当承当证明该借款用于了配偶共同生活的相关事实。

  五、结语

  夫妻共同债务认定规则的合理与否不只关系到配偶间的切身利益, 也牵涉到出借人债权能否顺利完成。本文将司法理论判决中片面运用“推定规则”倡议修正为将举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作为首要认定规则, 以“夫妻举债合意”为补充认定规则, 再根据“第24条”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停止合理分配当事人各方的举证义务。随着社会生活的快速开展, 夫妻个人的独立人格也在不时完善, 如何确保夫妻每一方的合法权益得到有效维护, 完成家庭作为社会稳定器的作用, 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将来。相关立法对以上问题的规则, 还不是很完善, 由于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对这一问题没有明白阐明, 所以本文只讨论司法裁判中的详细适用问题, 没有触及到立法层面。法学理论和司法理论还需不时地开掘聪慧, 凝聚共识, 积极探究, 追求愈加合理的处置方式, 如确立夫妻间大额财富共同签字制度等, 使法律更有效的顺应、效劳社会, 彰显法的价值和功用, 让当事人感到公平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