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分析西方城市居住形态的历史演变过程论文最好的网站

博今文化 / 2019-10-08
分析西方城市居住形态的历史演变过程 发布时间:2018-09-14   摘要:该文按照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封建社会、文艺复兴时期、工业革命以后四个阶段分析了西方城市居住形态的历史演变。通过对城市的功能组织、人口和用地规模、居住结构, 住宅建筑等方面的特征分析, 描绘了纵向时间轴上西方城市居住形态演变的总体图景。     关键词:居住形态; 西方城市; 人口规模; 历史     The Evolution of Western Cities' Residential Morphology     Hu Xiaoqing Cui Yang Yao Junfeng     Abstract:     According to four stages of ancient Greek Roman, medieval feudal society, the Renaissance period and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we explore the evolutionary process of western cities. We also depict the evolution of western cities' residential morphology depend on the characteristics analysis of functional organization, the size of population and land, residential structure as well as residential buildings.     Keyword:Residential morphology; Western cities; The size of population;     大约一万年前, 人类掌握了农业耕作技术, 永久性聚居地村落开始出现。随着村落规模扩大, 某一区域的中心村落的经济、商业、文化、宗教、行政等功能逐渐加强, 城市产生。中世纪早期即大约公元5世纪西方城市普遍成为商业和人口的中心。18世纪后, 工业化进程促进了生产力水平的提高, 加快了城市的发展, 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工业城市和现代化大城市, 城市最终代替乡村成为社会生活的中心。后工业社会的城市功能从大规模的生产中心转为服务业中心, 世界城市和大都市连绵区出现。城市中最大量的居住建筑反映了城市的文化特征, 从居住形态的历史演变可以窥见城市演变的轨迹。本文论述西方城市居住形态历史演变的过程。     1 古希腊古罗马     古希腊以城邦制度闻名于世, 许多独立小国并存的形态贯穿了希腊文明的始终。城邦人口政策的出发点是保持一定的公民人数, 防止过大或过小。亚里士多德认为:“那些治理有方的著名城邦无一不对其人口进行控制, ……过于稠密的人口不可能保持一定的秩序。……一个城邦过小就不能自足, 过大……就难于建立一个政体”, 因此, “一个城邦的最佳人口界限, 就是人们在其中能有自给自足的舒适生活并且易于监视的最大人口数量”。柏拉图设计的理想国家有5040个土地所有者, 数量保持不变, 目的是使居民互相认识, 因为“只有熟悉其人的德性才能给以适当的荣誉。”     早期希腊城市缺乏规划, 街道狭窄弯曲。那时的雅典在居住方面已有公民平等的原则, 居民居住的街坊呈方格网状, 贫富居民混居在同一街区。即使是很有钱的富户, 其住宅外观与贫者住屋也无大异, 只是用地大小和住宅质量的区别[1]。城内有卫城, 卫城是有权阶层的住地。     大约公元1世纪前后, 随着罗马帝国的扩展, 城市在阿尔卑斯山脉以北的地区得到迅速发展。大约在公元前500年, 罗马就达到了15万人口, 公元前150年, 超出了30万, 以后人口增长还要快。到公元2世纪时, 罗马城人口可能超过了100万, 其中一半是奴隶, 成为当时西方第一大都市。     “罗马人在建造他们的城市时, 就取得了一种合理的秩序, 城市的居住结构稠密而纵横交错, 住宅单元之间相互碰撞、相互依附、紧密相连, 由纪念性建筑和一系列有着明确限定的公共空间将城市统领起来。”[2]罗马城街道成方格状, 有豪华的王宫以及庙宇、仓库、图书馆、学校等公共建筑和繁荣的市场。国王及其皇室们在皇宫范围内享受着广阔的空间, 住所、花园、庭苑连成一气。贵族居住在大型私人官邸中, 里面有宽敞的花园;房间众多, 往往可以安置仆役、奴隶全部附属人员。中产阶级包括官吏、商人、小工场主等的住宅平面多呈长方形, 由前庭、前室、中庭、正房、柱廊、走廊组成。中庭位于住宅中部, 整个家庭的重要活动都在这里举行。中庭前面为前室, 前室前面为前庭, 前庭面临大街。中庭后面是正房, 这是住宅主人的起居屋。正房两侧各有一个小走廊通往柱廊。柱廊是一整组建筑, 由露天小院、列柱、小池和小花园, 以及其他一些房间, 如工作间、餐食、厨房、浴室等所组成。考古工作者在庞贝古城中清理出了一个外科医生的住宅, 房屋布局就是这样的。     广大的罗马平民和奴隶的居住状况则比较悲惨。“古罗马的民宅群是如此草率地拼凑起来的。罗马平民和奴隶都居住在低矮的, 不透风和没有光线的小平房里。这些小平房大多远离城市中心, 而在偏僻的街区。房屋也用石头筑盖, 房间通常也是南向。”关于罗马帝国奴隶的住宅, 《论农业》一书有过粗略的记载:“为自由行动的奴隶安排的住处, 必须是向南的;对于锁着的奴隶, 如果他们的人数多的话, 就应当安排在有地下室的屋子里。屋子里应当有小窗, 可以透过光线, 然而窗户不能太大, 高度也要注意, 不要低到可以用手达到的地方。”     2 中世纪封建社会     中世纪是一个创建城镇的高峰期, 除了少数地区以外, 整个西方几乎都布满了城市。据统计, 英国在12~13世纪产生了140个新城市。这些城市大多数在封建领主城堡周围发展起来, 一些手艺人聚集于此, 经商买卖, 渐聚人多, 从封建领主那里购得土地所有权。有一些是在罗马营寨的基础上发展起来, 古罗马时期建立起来的城市, 如罗马、比萨、佛罗伦萨、马赛、里昂、美因兹、伦敦、约克等相继恢复了中心城市的地位。在一些交通必经的河汊、港湾、道途要津等地一大批新兴城镇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其范围已远远超过罗马统治时期的地域。     中世纪的城市实际上是由逃亡的农奴重新建立起来的, 市民阶级的出现对西方城市的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城市里出现了各种行业、店铺、作坊以及休闲场所, 手工业者队伍扩大, 行会组织出现。“新兴的城镇是中世纪发展至关紧要的发动机……它们提供市场、生产产品, 从而使整个经济体系繁荣起来。”[3]中世纪城市的发展和扩大受社会分工水平的限制, 城市人口不可能畸形膨胀, 中世纪欧洲城市的平均数不过数千而已。一直到14~15世纪, 阿尔卑斯山脉以北的整个西欧地区, 只有巴黎、科隆和伦敦三座人口超过五万的大城市。著名的工商业中心城市, 如布鲁塞尔、纽伦堡、卢贝克、斯特拉斯堡等, 都不过只有两三万人。     在这个时期, 因为防御的需要, 城市都修筑了坚固的城墙, 市镇周围有堡垒和石头墙包围。贝纳沃罗著的《世界城市史》一书中对西方中世纪城市的描述:“为了防御外来侵略, 每个城市必须有一道城墙, 随着城市的扩展, 又需要设置新的城墙。城墙的建立, 耗费了公共事业支出的绝大部分。”“应该尽量推迟新城墙的建造, 直至旧城墙内确实不再存在多余的空间”。若城市不到人口极度饱和, 很少会建造新的城墙。这就使得居住密度总是趋高。交通依靠人力或是马骡, 以“步行可及”控制着城市的规模, 交通手段的落后是导致城市人口密集的另一个因素。城市的内在需求也促使在一个相对小的区域内集中高密度的人口来最有效地实现城市的目的。     由于土地是从封建领主那里买来的, 土地价格很高, 因而城市里的房屋建筑规模都比较小, 无力盖房的人只好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街道狭窄, 住宅面向街道或公共空间, 大部分建筑的表达被局限于街道的正面, 只有大教堂才会从几个方面呈现给大家。城市没有明显的功能分区, 人们生活劳作在同一地点, 基本模式是下店上宅, 即朝向街道的底层建筑用作商铺或者作坊, 二层用于居住。住宅一开始时只有两三层, 常常沿着后花园周围建成连续不断的一排房子;有时在大的街区内组成一组内院, 独立式住宅比较稀少。城市里有很多手工业者聚集的区域, 同行业者住在一条街, 当时有皮匠街, 马鞍匠街等。生活在狭窄的街巷上的居民大多是住了多年, 甚至是几代的世交, 大家彼此熟悉。在紧凑的以步行距离为基础的小尺度环境里, 人们在附近的咖啡店, 菜市场、小空地和教堂常常见面, 形成一种密切的邻里关系, 生活富有人情味。建筑的密集和使用功能的混合, 造就了生机勃发的城市。     3 文艺复兴时期     14~15世纪时统一的民族市场初具雏形, 经济集中带来政权集中。欧洲封建社会的专制集权制形成, 现代化的国家出现。15~18世纪, 一种新的文化特性在欧洲形成:表现为新的经济形式即商业资本主义, 新的政治结构即中央集权专制政治或寡头统治以及新的观念形态。城市生活的形式和内容彻底改变了。     现代化国家的特点是有永久性的官僚政治和官僚机构。为官僚政治和官僚机构服务的永久性的建筑物常常安排在地理中心的地方, 以便领导全国性的工作。此时的城市成为各级政府的行政中心, 为体现君主权威, 建设豪华的王宫、开阔的市场、宏伟的公共建筑、整齐的林荫大道、精致的府邸花园等。首都以外的城市, 市政厅成为城市的中心。16世纪以后, 那些宫廷所在地的城市, 它们的人口、面积、财富也就增加得最快。大约有十几个城市很快就发展到中世纪从未达到的规模, 伦敦居民增加到25万, 那不勒斯24万, 米兰20多万, 巴勒莫和罗马10万, 而巴黎在1594年有居民18万。18世纪时, 人口在20万以上的城市有莫斯科、维也纳、圣彼得堡和巴勒莫, 人口达到10万大关的有华沙、柏林和哥本哈根。到18世纪末, 巴黎约有67万, 伦敦80多万, 而一些商业城市或工业城市大多数规模仍然很小, 大多数城市的居民不到5万。1600年, 伦敦市区的面积只有750hm2, 1726年即增加至9160hm2。     文艺复兴以后, 城市的空间结构仍然保持了中世纪以来的密度构成, 在方格网道路划分出的街区中, 建筑几乎占据了四个边界, 同时为了提高居住空间的品质, 街区的尺度有所扩大, 内部形成空的院落, 在高度上限制在六层左右。随着商业和工业无产者在16世纪开始涌向欧洲大的首都城市时, 居住的拥挤状况就变得长期了。大家争相攫取土地, 迫使地价上涨。地价高昂使得居住条件恶劣, 住房间距小, 光线暗淡, 空气混浊, 缺少内部服务设施。16世纪时, 建筑空间的超密集使用和房屋过分拥挤成为普遍现象。大多数居民居住在贫民窟, 这是17世纪发展中城市的特点。17世纪的巴黎和爱丁堡, 18世纪的曼彻斯特和19世纪的利物浦和纽约, 在整个欧洲和较为富裕的北美港口城市几乎全都一样。     4 工业革命以后     18世纪中期至19世纪下半叶, 从英国开始, 西欧和北美各国相继完成了工业化进程。工业社会是人类历史进程中人口增长最快、发展最迅速、财富积累最多、社会变动最剧烈的时期。     恩格斯曾评价英国大机器工业生产对城市的作用:“居民也像资本一样在集中着……大工业企业要求许多工人在一个地点共同劳动, 这些工人必须居住在一起。因此, 即使在最小的工厂附近, 也形成了整个村镇……村镇变成小城市, 小城市又转化为大城市。大城市越大, 住起来越方便……由于这个缘故, 大工业城市的数目急剧增加起来。”工业生产要求进行投资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以获得规模效益, 具有一定人口集聚基础的城市遂担负起这一功能。交通工具的革新使城市突破了城墙的限制, 农业用地转变为城市用地, 城市规模和范围迅速扩大。凡宜于工业化的地方, 新的集聚地便纷纷崛起。大城市、特大城市不断涌现, 形成了城市群或城市带。早期工业化国家19世纪末城镇人口比重已经接近或超过一半。1800年—1900年的100年间, 伦敦和巴黎城市人口分别增长了5.24倍和4.96倍, 纽约则增长了43倍。     城市的无序集聚是当时城市形态演进的重要特征, 具体表现为功能的混杂冲突和居住的高密度。工业化改变了城市的传统功能, 形成了以交通枢纽、工厂区域、工人居住区域等为中心的新城市布局。工业化初期, 大多数城市还没有形成明显的功能分区, 住宅、商店、银行与工厂纷然杂处。工人居住地点受经济状况与交通条件的制约, 不可能跨越太长的距离。城市内部迅速发展, 人口稠密, 居住区内的住房鳞次栉比。住宅不仅设施严重缺乏, 基本的通风、采光条件得不到满足, 而且人口密度极高。19世纪30~40年代蔓延于英国和欧洲大陆的霍乱被认为是由贫民区和工人住宅区所引起的。随着公共马车、火车和最后电车的发明, 出现了公共交通。城市规模的大小不再受步行距离的限制。19世纪以来, 城市不但在地面上向水平方向发展, 而且由于有了电梯, 也向高空垂直发展。由于缺乏政府对于土地的统一管理, 造成了城市开发的混乱状况。交通阻塞, 污染严重, 废物废水等成为突出的问题。     19世纪末20世纪初, 西方城市逐步出现城市功能分区, 城市居民和大型工厂开始郊迁, 而资本密集型的金融机构、保险公司, 不动产公司、企业办事处、大型商业设施和娱乐服务业则向市中心汇集, 逐步形成了功能相对单纯的中心商业区和近郊工业区。城市功能分区的出现改变了城市土地的使用方式, 城市出现了居住与工作的分离, 这对城市形态产生巨大的影响。     刘易斯·芒福德在《城市发展史》中写到:“密集、人众、包围成圈的城墙, 这些只是城市的偶然性特征, 而不是它的本质性特征, 虽然后世战事的发展的确曾使城市的这些特征成为主要的、经久的城市特性。城市不仅是建筑物的群集, 它更是各种密切相关并经常相互影响的各种功能的复合体——它不仅是权力的集中, 更是文化的归极。”城市的居住形态与城市的组织机构息息相关, 从而反映当时的城市文化。从西方城市居住形态的历史演变中可以窥见西方城市文化的演变, 从而建立对我国城市居住形态分析的横向对比视角。     参考文献   [1]沈玉麟.外国城市建设史.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1989.   [2]赵婧.城市居住街区密度与模式研究.南京:东南大学, 2008.   [3]拉尔夫.世界文明史 (下卷)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9.,职称论文发表机构,硕士发表小论文,国家论文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