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企业管理学 在华西班牙企业中西员工时间观差别调查剖析

博今文化 / 2020-08-21

  摘    要: 来自不同文化的人具有不同的时间观。时间观的文化差别为企业沟通管理带来了一定的应战。本文运用半开放式访谈法、参与式察看法及小组讨论法对在华西班牙企业的跨文化沟通问题展开研讨。本研讨的总受访人数为88名,其中55名为在华西班牙企业的西班牙人与中国人,另外33名为辅助访谈对象。经过调研发现,在华西班牙企业中的不少沟通误解及管理问题与两国时间观文化差别有关,此类问题主要集中在日常工作与休息、谈判与出差、节日与假期这三个方面。

  关键词: 中国; 西班牙; 时间观; 企业; 跨文化沟通;

  引言

  由于中国与西班牙在时间观方面存在较大文化差别,在华西班牙企业常遇到由此引发的沟通问题。这些问题对企业管理、开展以及企业间的协作产生影响,因而,有必要对此类问题展开研讨。

  本文运用半开放式访谈法、参与式察看法、小组访谈法对在华西班牙企业展开调研,发现相关问题主要集中在日常工作与休息、谈判与出差、节日与假期这几个方面。本文对存在的问题停止引见,并从文化差别的角度停止剖析。经过对在华西班牙企业中的时间观差别问题停止研讨,能够反观中国企业在西语国度的管理及沟通状况,为中国企业“走进来”提供参考,为中国与西班牙语世界的跨文化沟通与协作添砖加瓦。

  受访者反映的状况不能代表一切在华西班牙企业中的状况,但其提到的沟通误解值得研讨。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仅针对中西两国时间观的差别及由此形成的误解、矛盾展开阐述。为维护受访者隐私,本文提到的受访者及公司均为化名。

  一、研讨现状

  “跨文化交际之父”爱德华·霍尔(2010)对时间观展开研讨,尔后学界对这一问题停止了关注。在文化维度研讨、国际商务礼仪与会谈研讨、跨文化沟通研讨中零散触及中国与西班牙时间观的比拟及其对企业沟通、管理的影响。

  文化维度研讨经过调研剖析了不同国度在各个文化维度表现出的倾向,其中一些维度针对时间观提出,如霍夫斯泰德的“长期导向-短期导向”维度。在其列出的“39个国度和地域的长期导向指数”表格中,中国在长期导向方面得分最高,而西班牙则排在第35-36位。另外一些维度固然未以时间观相关概念命名,但在引见不同国度文化在这些维度上的表现时,触及了时间运用方面的差别。

  国际商务礼仪、国际会谈研讨从适用的角度对不同文化的企业在商务活动中的时间运用方式差别给予引见。Mónica Li以为“不应当焦急或在会谈中表现出焦急,由于他们经常用他们的热情接待来支配时间,以取得有利于他们的会谈局势。”。Olegario Llamazares García-Lomas提到准时与时间运用问题。在准时这一问题上,他将各个国度分为三组停止讨论。第一组包括德国、瑞士、日本和中国。在这些国度,人们倾向于在商定时间之前几分钟抵达。第二组包括法国、英国、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波兰等国度。在这些国度,人们必需准时抵达,迟到一会儿(五分钟)是能够承受的。最后一组包括拉丁美洲、非洲、阿拉伯语国度。在这些地域,迟到半个小时以至更长时间是常见现象。

  上述研讨为剖析中国与西班牙企业跨文化管理、跨文化沟通及时间观方面的问题提供了重要思绪及坚实根底,但由于触及中国与西班牙商务范畴的时间观的阐述较为分散,不够详细、完好,或对中国文化存在误解,有必要针对该问题展开愈加细致的剖析。

  二、研讨办法

  本文研讨对象为在华西班牙企业中的时间观文化差别,以及由此招致的跨文化沟通问题。本文采用半开放式访谈法、参与式察看法及小组访谈法对相关状况停止调研。

  我们共对88名受访者停止访谈。其中55个为正式访谈1,受访者为来自43家在华西班牙企业的中国员工及西班牙员工。这些企业散布在环渤海湾经济区、长三角经济区和珠三角经济区的11座城市。在正式访谈之外,我们另做了33个辅助访谈。辅助访谈的受访者来自中国、西班牙、英国、美国、智利等国度,具有丰厚跨文化交际阅历,对西班牙文化有较多理解。辅助访谈的目的是对正式访谈触及的问题停止求证或停止更深化的理解。

  另外,我们应用兼职、实习等时机,运用参与式察看法对西班牙企业人员参观企业、会谈、参与会展、商务会餐等工作过程以及西班牙人日常聚会、购物等状况停止察看,以减少访谈对象客观或客观方面的疏漏。

  三、中西员工时间观差别与企业跨文化沟通问题剖析

  中西员工时间观文化差别及其引发的跨文化沟通问题主要集中在日常工作与休息、谈判与出差、节日与假期这几个方面。

  (一)日常工作与休息

  在日常工作与休息方面,中国人与西班牙人关于开端及完毕工作的时间、用餐及休息时间有不同见地,容易产生沟通误解。

  (二)工作开端与完毕

  一些西班牙企业在中国设有工厂,在工厂工作的工人需求打卡;关于办公室工作人员,有些企业请求其打卡,有些则不作请求。在一些西班牙企业中,员工迟到10分钟左右是能够承受的。迟到太久则要扣工资。假如有事不能来上班,要写请假条。

  一些受访的中国员工提到,西班牙上司及同事比中国员工还早抵达上班的中央,下班时间也比中国员工迟。有受访的西班牙人提到,由于时差缘由,为了和西班牙总部的同事、协作同伴联络,本人晚上八点多才下班。还有受访的西班牙人提到,他的电脑常常处于24小时开机状态,有时北京时间晚上11点多,他还要回复西班牙方面发来的邮件。

  这一状况与不少中国人对西班牙人的见地有所不同。一位受访的中国员工表示,之前确实听说西班牙人比拟拖拉,经常迟到,但是她接触到的在华西班牙企业的西班牙人总是比规则的上班时间早到办公室,比规则的下班时间晚分开。她以为,可能确实有懒散的西班牙人,但是他们在西班牙国内,没来中国。

  一些中国员工以为西班牙人比拟散漫,因而上班经常迟到。这让一些西班牙人感到不高兴。

  我们经过调查理解到,不少西班牙企业派来中国的员工常常对国际商务协作及礼仪等方面有一定理解,员工自己也比拟喜欢送接应战,具有较强的进取心和义务感。这一类西班牙人上班准时,并且经常增加本人的工作时间。另外,由于时差缘由,不少在华西班牙人于北京时间14:00之后才能够比拟顺畅地和位于西班牙的母公司或协作方停止联络。同样由于这一缘由,他们常常比拟晚才完毕工作。

  关于完毕一个时间段的工作,不同文化的人有本人的习气及思索的角度。但是,在跨文化沟通中,一种文化里的正常做法可能被另一种文化的人误解,后者以至从道德、操行、教养等方面给对方贴上负面标签。

  中午下班时,有些中国员工准点分开办公室,这会让一些西班牙管理人员感到不快乐。

  一位受访者通知我们,在她工作的西班牙企业里,西班牙人觉得中国人一到吃饭时间就跑光了,然后一定要磨蹭到开端工作才回来,工作没有积极主动性。之所以产生这种印象,是由于中国人根本上一到12点,就会立刻去吃饭,不会管手上的事情有没有做完。但是外国人普通会把事情做完再去吃饭。这样的反差使得他们产生了这种印象。

  中国员工的这种做法让西班牙人觉得中国人工作缺乏积极主动性,而一些企业的西班牙员工下班之后继续工作的做法也让局部中国员工感到不高兴。

  一家西班牙企业的工厂位于开发区,离市区比拟远,员工上下车由班车接送。该企业的中国员工通知我们,由于怕耽搁其他同事回家,假如不是紧急工作,中国员工会在请示上司之后留待第二天再做;即便要留下来加班也会通知其他同事不要等本人。但是西班牙员工却是另一种做法。他们很少准时下班,都要出完货才走。有时以至会拖一个小时。中国员工以为西班牙员工有些事能够第二天做的就能够留到第二天做,要是真不行,要说出来——由于一个人不走,整个公司的人都走不了。中国人临下班时就拾掇好东西等着下班了,但西班牙同事都还在不停地工作。中国员工以为西班牙员工的做法没有思索到其他有家庭的同事的想法。

  中国人常常习气提早一点点时间抵达下一个目的地,以便准时以至提早开端做下一件事情。例如去朋友家聚会,传统的做法是提早一点抵达。为了能够提早抵达下一个地点、提早展开下一个活动,我们常常提早做好分开上一个地点或完毕上一个活动的准备。例如,在大学里,假如下一节课学生需求到别的教室上课,或者下课后准备去食堂等中央,快下课时教师在讲台上讲课,学生会在本人座位上拾掇个人物品,以便下课后尽快分开这间教室,抵达另一个地点。我们对上述做法视而不见,并不以为在某个活动完毕前拾掇东西准时分开有什么不妥。

  西班牙人并不是完整赞同加班或完整不同意加班,只是他们以为的需求加班的理由与中国员工不同,而这方面的差别常常为双方的协作形成负面影响。关于中国人来说,按时吃饭、去学校接孩子等都是重要的事情。西班牙人为了完成工作,不思索其他同事的感受,缺乏人情味。

  (三)用餐及休息时间

  西班牙人通常在早上八点左右吃早餐,下午两、三点吃午餐,晚上九、十点吃晚餐。由于中国人和西班牙人的三餐时间差别较大,关于“什么时间段是中午午餐和休息的时间”双方有不同见地。这也为中西员工之间的信任与协作关系带来少许不高兴。

  在一家企业里,西班牙员工依照他们的习气在下午三点吃午饭,中国员工则依照中国人的习气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吃午饭。由于中国员工午餐的时间正是西班牙员工工作的时间,西班牙员工经常在中国员工吃午餐和休息时问他们一些事情,或叫他们帮助找材料。这些行为影响了中国员工的休息,中国员工心里不太高兴,但又碍于礼貌不好直接说出来。

  “一次两次无所谓,但是经常这样不好,而且这个问题也不跟他们谈,假如直接和他们说‘这样不好’,觉得是失礼的行为。但是本人的休息时间就被影响了。”

  用餐完毕后,中国人常常很快起身分开餐桌。假如需求聊天,通常在用餐过程中停止。西班牙人不只在用餐过程中聊天,用餐完毕后还要坐着聊一会儿。他们将这种餐后聊天的时间称为“sobremesa(饭后坐在桌旁聊天的时间)”。中国员工吃完饭后立刻起身分开餐桌的行为让一些西班牙员工感到奇异,而西班牙人吃完饭后在桌边聊天的做法也让一些中国员工尴尬。一位西班牙企业老板和中国员工出差去外地工作期间依照西班牙人的晚餐时间去餐厅吃饭。晚餐完毕后,中国员工觉得时间曾经比拟晚了,第二天还有工作要做,想早点回宾馆休息,但西班牙老板没有分开餐厅的意义,坐在桌边和中国员工聊天、谈工作。中国员工不得不继续坐在那里谈工作。

  (四)谈判与出差

  这里提到的谈判包括会议与会谈。

  有些中国企业接待来访的西班牙人时,先布置其参观城市,并派出与相关工作联络不大的人员停止接待,最后才布置西班牙人与主管该项工作的人谈“正题”。这让一些西班牙人感到很焦急。中国企业代表习气先与西班牙企业代表树立友谊,再谈生意,而西班牙人常常希望直接开端树立生意上的协作关系。中国人用于应酬、拉近关系的时间常常比拟长,这让西班牙人感到很有趣,但同时也感到这种做法有点糜费时间。另外,中方很注重企业的历史及背景,在和西班牙人谈判过程中,中国人常常喜欢引见企业的历史和背景。中方的这些沟通方式常让西班牙人感到焦急。

  一些西班牙人以为不应当将返程日期、截止时间等信息通知会谈对方。他们以为,假如对方晓得了这些信息,就有可能在前期布置各种与会谈无关的活动,在后期才开端会谈,使紧迫的时间成为一种压力,招致己方会谈人员因时间缺乏、急于回国而被迫做出退让。

  在中国,有些企业可能会采用这种方式迫使对方在会谈中退让,但是不少企业只是希望经过热情的接待、外出参观以及引见企业背景等方式与对方加深理解,树立良好的关系,再展开协作。

  有时中西双方会谈时间比拟长,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仍没处理问题,西班牙人以为要先完毕工作再吃饭,先完成工作,再去饭店庆贺。一些中国员工对这种做法很有意见。

  虽然有些西班牙人在中国待得比拟久之后会顺应中国人的做法,和他们一同去吃饭,但他们心里仍以为应该带着尽可能认真的态度在办公桌上谈生意。

  (五)节日与假期

  西班牙有不少节日。除了节日期间休假,他们还常在夏季休假,外出旅游、度假。西班牙人的这一习气,有时也会给企业沟通、运营、管理带来不便。

  有受访者提到,该公司的西班牙管理者在中国和西班牙的节假日期间都要休息,夏季还要回西班牙度假,而且度假期间不接电话、不回复电子邮件,这招致企业运营遭到影响。中国员工联络不上管理人员,很多工作不好展开,因而对其颇有微词。西班牙总公司的老板则由于中国分公司总是不出成果,也对这名管理人员很不称心。

  有些企业西班牙上司在回国度假时将公章等物品收起来,中国员工假如刚好需求运用公章,则很不便当。

  有些企业的中国员工看到西班牙籍员工比中国员工放的假期多,会感到不公平。

  一些西班牙企业的管理者不熟习中国文化,对中秋等节日缺乏理解。一位受访者通知我们,在她工作的公司,“必需由员工几个人自行给老板发邮件告知中国有节日,假如老板同意放假就放假,假如不同意就照常上班。”(12,女,中国人,23岁,销售)

  有受访者所在的企业中秋节不举行活动,也没有发月饼。在中国员工的一再请求下,企业才给大家发了月饼。

  中国人与西班牙人在时间运用方面存在相同之处,也存在一定差别。本文运用半开放式访谈法、参与式察看法、小组访谈法对在华西班牙企业展开调研,对日常工作与休息、谈判与出差、节日与假期这几个方面存在的时间观差别问题及由此形成的企业跨文化沟通、管理问题展开剖析,为中国与西语国度的互相理解及协作提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