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法律学 合宪性解释的性质与合理性

博今文化 / 2020-03-24

  摘    要: 宪法是我国的基本大法,任何法律法规都不能违犯宪法。但是宪法的概括性与笼统性,使其难以在理论中发挥应有的效能,从而难以保证宪法中公民根本权益的有效落实。而合宪性解释作为独立的法律解释办法,由法院在个案审讯中停止适用,并且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互相配合,从而促进处理宪法效能虚置的问题,使公民根本权益在个案审讯中可以得到保证。

  关键词: 合宪性解释; 宪法效能; 公民根本权益;

  一、合宪性解释的性质

  关于合宪性解释是宪法解释还是法律解释,学界不断存在争论。对此,笔者以为合宪性解释是法律解释。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观念是根本法与法律之间应当坚持分歧,只要当一切的法律解释都不契合根本法时,此法律才干被宣布为无效,否则,法院应当从数种解释当选取与根本法相符的停止适用。这样的适用过程本质上就是在数种法律解释当选取与宪法意旨最相契合者,是在曾经产生多种法律解释的根底上选择其中一种的过程,而非解释宪法的过程。当呈现可能违犯宪法的风险时,转换法条含义的办法是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经常采用的,从而满足符合宪法的目的。联邦宪法法院会依据宪法的意旨来转换法条的解释,以此防止宣布其违宪。瑞士学者坎皮休和穆勒提出合宪性解释的三个规则:一是单纯解释规则,指宪法相关规则应在法律解释时直接发作一定的影响;二是抵触规则,指在数种可能的法律解释中应优先选择与宪法内容相符的解释;三是保全规则,指当法律有违宪的嫌疑并存在数种可能的解释时,应选择不违宪的解释。这三种解释规则本质上都是在对法律停止解释,规则一是在停止法律解释的过程中直接归入宪法的影响要素,规则二三是在产生多种法律解释之后,再与宪法相关局部比照,看其能否与宪法相符或相违犯。从这三种规则中我们能得出合宪性解释所解释的对象是法律而非宪法,判别何种解释与宪法相符的过程,就是判别关于法律的解释能否与宪法相分歧,而非关于宪法的解释。

  合宪性解释也应当是一种独立的解释办法。宪法是法律体系中最高位阶的标准,其他位阶较低的标准应当以高位阶的标准为方向停止解释,这是法律体系内部次序性的请求,法院在适用法律的司法过程中也是这样做的。部门法的制定基于宪法,不得与宪法相违犯,这决议了部门法在制定时就必需契合宪法的价值,部门法有多种意义时,必需选择最契合宪法的解释,否则法律的完好性就会遭受毁坏。宪法中的根本权益条款,对立法、行政和司法都产生约束力,因而做出合宪性的认定也是法官在法律解释时的义务。

  二、法院停止合宪性解释的合理性

  正是由于合宪性解释是法律解释的一局部,才为我国法院停止合宪性解释提供了根底。依据我国《宪法》《立法法》《人民法院组织法》以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增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的规则,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是我国法律解释的法定主体,其中,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法律解释是最多的。但是,并不是只要上述三个国度机关才干解释法律,法官判案、律师辩护、任何组织和个人恪守法律都需求了解和解释法律。不同解释主体的法律解释因其效能等级不同并不影响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最终解释权。公民和组织解释法律只能代表其本身的了解,法官的解释在写入判决书并且判决书生效时起具有法律上的效能,在法院系统中,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解释具有最高级效能,在目前的法律解释体系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具有最终的法律解释权。宪法多为笼统的规则,与较为详细的法律法规难免产生抵触或破绽,合宪性解释的目的是处理个案纠葛,在案件审理的过程当选择适宜的法律停止适用,仅仅具有个案约束力。也就是说,法院停止合宪性解释的指向是法律标准,而不是宪法标准,其职权范围也仅仅限于普通司法权的职能范围,并不会影响全国人大常委会排他性的宪法解释权。

  各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时,都要对法律做出解释再加以适用,这个过程实践上曾经暗含了对法律停止合宪性解释:只要适用的法律不违犯宪法,该法律才干顺利的被解释并适用,此时曾经做出了该法律及法律解释符合宪法的判别;假如适用的法律违宪或具有违宪的可能,该法律就会被扫除适用或者重新停止另一种合宪的解释。也就是说,在法院适用法律的过程中曾经判别了该法律及其解释是合宪的还是有违宪嫌疑的,只是由于法院没有违宪检查权而不能宣布法律违宪。因而,合宪性解释是体系解释中独立的一局部。体系解释是指,当法律解释有多种可能性时,应选择与整个法律体系最相顺应的解释。由于宪法处于法律体系的最顶层,合宪性解释就相当于是体系解释的最后一个环节。但由于合宪性解释有独立的规则,有鲜明的特征,使其不同于普通的体系解释,是体系解释中独立最高局部。

  在理论中,绝大局部案件并不需求走到最后一个环节便可完毕,但假如案件触及到宪法根本权益和根本肉体,或是有违宪的嫌疑时,便需求经过体系解释的最后一个环节———合宪性解释停止解释与适用。在德国“吕特案”中,联邦宪法法院最终支持吕特的宪法恳求。联邦宪法法院以为,《根本法》中规则的根本权益应当首先维护公民的自在不受公权利的进犯。《根本法》应当保证人在社会中的自在开展,以及人的个性和威严。同时既然是宪法上的根本权益和基本性规则,就必需对法律的一切范畴产生效能,其中自然包括民法。也就是说,没有任何民法标准能够违犯这一肉体,关于一切民法标准的解释都应当按照此价值系统。普通法院的判决,就没有依照这一加值系统停止考虑,否则就不会得出吕特违背《德国民法典》的结论,形成对公民根本权益的进犯。但是实践上,根本权益只能针对国度停止防御是德国当时的主流理论,而不能用于处理个人世的纠葛。为此,联邦宪法法院适用了斯门德的理论作为根据。斯门德指出,宪法应当构成一个价值系统。在根本法中,特别是根本权益的局部充沛表现了这些价值,国度机关应当依照此价值的引领行使权利。公民可以参与进国度生活正是由于根本法赋予公民的根本权益。斯门德的学说此,被联邦宪法法院承受和采用,“吕特案”就是全面的表现。这一案件之后,德国的主流理论发作改动,以为法律的解释必需契合根本法的系统与肉体,也就是合宪性解释。

  德国的做法对我国有重要的启示。德国的根本法具有最高效能,任何法律以及标准的解释都要契合根本法的肉体。在我国,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能,任何法律标准不得与宪法相违犯,否则无效。因而,我国的法律解释也必需契合宪法规则的根本权益以及其根本肉体。与德国不同的是,我国没有宪法法院,但我国有特征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即是立法机关,又具有最终的法律解释权,其做出的法律解释最可以契合立法肉体,可以很好地替代宪法法院的作用。

  作为法律解释的办法,合宪性解释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维护宪法作为最高法的效能。法院停止合宪性解释实践上就是在个案审讯中,将宪法的肉体经过法律解释予以贯彻,从而到达在理论层面上尊重宪法,维护宪法的权威的目的,而非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目的之二是保证公民的根本权益。假设公民的根本权益遭到进犯,在普通法律没有做出相关规则或者规则不明白的状况下,就需求依据宪法的肉体对法律和法规做出保证公民根本权益的解释。否则就会呈现公民详细的权益遭到进犯时有明晰明白的法律根据,而根本权益遭到进犯时却无法可依的不应当情境。另外,假设法院不享有合宪性解释的权利,就会招致各级普通法院的法官关于法律解释能否违宪缺乏判别力,由于判别解释“违宪”或“不违宪”关于法官素养的请求是一样的。目前我国的宪法体制是集中的合宪性控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最终解释的权利,但这种方式常常会脱离个案理论,解释较为笼统,不能切合社会实践问题。因而,较为理想的状态是“宪法与社会之间双向的落实与调整,透过法律的认知过程,一方面让宪法的理想不时注入国度干预社会的行为,引导其行止,另一方面也藉宪法内在的变化尽可能地容纳持续的社会变化。”从而使上位法与下位法在动态调整中达至调和。综合以上阐述,由法院停止合宪性解释实属必要。

  三、合宪性解释的制度建立

  我国没有宪法法院,我国的法院也没有违宪检查权,但这并不代表合宪性解释在我国没有适用的余地,我国的审讯机关和法官有贯彻宪法肉体和维护宪法效能的义务,作为我国法制范畴的公权利主体,合宪性解释应当是他们承当宪法义务的根本方式。即在个案审理中,经过法律解释将宪法的肉体贯彻到法律体系中。正如张翔教授所说:“中国法治开展的理论与理论,实践上有催生宪法解释学的可能性,而其打破点能够是法律的合宪性解释。”但法律的合宪性解释必需与我国特征的法制体系相分离,即法院解释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相分离。前文曾经阐述,法院解释法律的效能并不影响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最终解释权。司法权与立法权应相互分工,互相配合,方能使宪法在理论中发挥应有的效能,实在保证公民的根本权益。详细解释过程如下:

  首先,法院在个案审讯中解释法律,宪法的效能直接发作影响。法院首先适用的是与宪法没有直接关联的法律办法来解释法律的含义,如文义解释、目的解释等。这时分,法院的法官实践上也有着宪法义务———即在个案裁判中思索到宪法的要素。法官应当盲目地、充沛地思索宪法的相关规则关于在审案件的意义,并在宪法根本肉体的引导下停止法律解释并做出裁判。假如在适用过程中没有产生争议,此是用合宪性解释的单纯解释规则停止法律解释,实务中大局部的案件都是经过这一规则停止解释。

  其次,假如法院在解释法律的过程中发作争议或产生疑虑,有违背宪法条文或肉体的嫌疑时,由于我国法院不具有违宪检查权,此时应中止解释,将案件提交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停止讨论和解释后,再交由法院落实到个案审讯中。此是适用抵触规则或保全规则停止法律解释。

  最后,假如法院曾经完成法律解释并且该解释曾经发作法律效能,但全国人大常委会不认同此解释时,能够做出新的解释,行使其最终解释权。但该解释并不溯及既往,即并不改动曾经发作既判效能的案件,只对之后的案件具有约束力。这样的做法,在保证全国人大常委会最终解释权的同时,也维护了法院审讯的独立性,使其效能仅限于个案,而不具有普遍的约束力。这样的做法,自创于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本法》在供认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根本法享有最终解释权的同时,也认可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对根本法有司法解释权。例如,在“吴嘉玲案”中,全国人大常委会不认同香港终审法院的法律解释,就停止了重新解释,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并没有推翻该案的判决,只在以后的案件中停止适用。此种办法可以较好地谐和立法与司法的关系,在法院停止解释的同时,鼓励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法院的解释进步关注度,并积极行使本身的最终解释权,促进合宪性解释的理论。

  合宪性解释也应当具有限制。任何权益假如没有限制,都会产生滥用的结果。在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具有违宪检查权,假如其权益滥用,就会对立法权形成影响。在我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具有法律的最终解释权,与立法权属于同一机构,固然不会干扰立法权并且能做出最契合立法者意义的解释,但假如这种解释权滥用,势必会影响法院司法权的行使,影响法院审理案件的独立性。因而,合宪性解释在权利上是立法权与司法权的互相配合与限制。法院假如遇到有违宪嫌疑的案件时,应当主动提交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应当尽快做出批复,以便法院停止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不认同法院曾经做出的解释时,应当谨慎思索能否具有重新解释的必要性。即便重新解释不溯及既往,也会损伤法院的权威性。只要法院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工明白,互相配合,互相尊重对方的权利,合宪性解释才干够发挥其应有的功效。

  宪法规则了公民的根本权益,根本权益是公民最根本的保证。假如在详细的案件中,由于法院没有合宪性解释的权利招致无法保证公民根本权益的结果,必然违背法律制定的初衷,也会违背宪法在法律体系中的最高效能。因而,合宪性解释是保证公民根本权益、尊重宪法权威的必然请求。在理论中,曾经存在多个法院停止合宪性解释的案例,但合宪性解释的办法还处于含糊不清的状态。因而,笔者希望上文中阐述的国外理论的自创与我国特征法律制度分离,法院的司法权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权、最终解释权互相分工与配合,构成完好的法律解释制度,可以为我国法院停止合宪性解释的制度建立提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