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法律学 范畴法学理论指导下卫生法的优化

博今文化 / 2020-09-30

  摘    要: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部署为安康中国建立的法治化提出了请求,需求进一步完善卫生法。传统部门法学理论无法很好的诠释卫生法,不利于卫生法的开展与完善。因而,本文引入范畴法学理论,在范畴法学理论的适用下,将来卫生法在体系层次、立法周延性以及内容全面性等方面得到提升。

  关键词: 范畴法学; 卫生法; 卫生范畴;

  卫生法作为一个重要的保证人民安康权益的法律理论范畴,为国度卫生安康管理法制化、保证公民安康权益发挥了严重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白提出“施行安康中国战略”,将人民安康作为民族兴盛和国度富强的重要标志,表现了党对人民安康重要价值和作用的认识到达新高度。施行安康中国战略,促进人民安康福祉,事关人的全面开展、社会全面进步,事关“两个一百年”斗争目的的完成,必需从国度层面统筹谋划,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部署,也为安康中国建立的法治化提出了请求。因而,开展和完善卫生法是卫生范畴贯彻落实“全面依法治国”严重战略规划的重要标志,是促进我国医疗卫惹事业安康开展的必然选择,同时也是建立“安康中国”的内在请求。我国的法学研讨人员对卫生法投入了多视角的关注,随着范畴法学研讨范式在我国法学研讨和法治理论中的应用,卫生法学的研讨人员逐步认识到传统部门法学理论并不适用于卫生法,在范畴法学理论的指导下卫生法或将得到更好的开展。

  一、传统部门法学理论下卫生法的窘境

  (一)卫生法的概念较为含糊

  关于卫生安康范畴法律的概念学界不断有争议,有的称之为“卫生法”,有的称之为“医事法”,有的称之为“医学法”,有的称之为“生命法”。其中,争议最大的是“医事法”和“卫生法”。“医事法”的概念源自日本和台湾地域。在日本,与医疗相关的法律被概括地称为“医疗事务法”,主要指调整由医疗行为所惹起的医疗纠葛法律关系,其内涵和外延就是调整医疗行为相关法律关系的医疗法(medical law)。台湾学者黄丁全以为“医事法学已包括卫生法学,卫生法学已成为医事法学之一局部”,但是黄丁全先生所说的“卫生法”仅指公共卫生法,而非广义的卫生法范畴。

  当前,“卫生法”的称号曾经越来越取得我国大局部学者的认可,学者们以为“卫生”一词,与我国行政体制相谐和,可将宏观层面的国度义务包括进来,涵括了整个医药卫生范畴的法律范畴,从而能够更全面、有效地保证公民安康权益。“卫生法”大致相当于国外所称的“医学法”,其外延要远远广于“医事法”。“卫生法”除了“医事法”之外,还包括公共卫生法、医疗保证法、药事法等内容。

  关于“卫生法”和“生命法”的关系,学界尚未达成分歧意见,有的学者以为“卫生法”涵盖了“生命法”,有的学者以为“生命法”可以涵盖“卫生法”。例如,倪正茂学者以为,“生命法”的概念及其定义,更具广延性,不只能够涵盖“医学法”“医疗法”“医药法”“卫生法”等概念,而且能够涵盖非传统的生命社会关系的法律调理,如器官移植、安乐死、基因技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等的法律调理。

  (二)卫生法的法律属性不明晰

  在传统部门法学理论下,部门法的归属反映了对法律基本属性的定位,只要定位明晰才干规划好开展途径。而关于卫生法法律属性问题学界不断众口一词,总体来说,主要存在四种观念:其一,卫生法属于行政法的范畴;其二,卫生法是民法、行政法及刑法分离的产物;其三,卫生法是一个独立的法律部门;其四,卫生法属于社会法的范畴。

  卫生法开展的早期,愈加注重医疗卫生中的行政关系,因而我国不少学者指出卫生法应该属于行政法的范畴。这种观念的主要根据是:1.卫生法的调整对象是国度卫生行政机关和卫活力构在管理过程中发作的各种社会关系;2.卫生法制定的目的是国度为了增强对社会卫惹事业的管理,属于国度行政管理的范畴;3.从调整办法上看,卫生法主要采用行政处分方式。但是这一观念与医患法律关系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的主流观念相悖。

  随着市场经济的开展,学者们逐步认识到行政法曾经无法涵盖卫生法的全部内容。卫生法调整的主要内容是卫生社会关系,这些社会关系不只存在于卫生行政部门与医疗卫生效劳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之间的管理与被管理者关系,也存在于医疗卫活力构及医务人员与患者及其家眷之间的效劳与被效劳者关系。因而,有一些学者采取折中的观念,以为卫生法具有多元性,是民法、行政法与刑法分离的产物。但是一个卫生法律问题能否需求被拆分为几个部门法的问题才能够得到法律适用?这将难以保证卫生法的整体性,不利于卫生法的开展。

  自从1988年吴崇其提出卫生法应该成为部门法以来,越来越多的学者认同卫生法与传统民法、行政法的差别。其主要根据是:1.卫生法具有共同的调整对象,即安康权。2.卫生法调整内容普遍而复杂,无法用单一的法律调整办法来处置,而是必需根据其详细的法律关系类型选择恰当的调整办法。3.卫生法律标准曾经初具范围。从纵向上看,涵盖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中央卫生法规及规章;从横向上看,包括了公共卫生、疾病防治、医政与药政管理、医学教育与科研等各个范畴。4.卫生法范畴的社会重要性日益突显。随着安康中国战略的不时推进,卫生法作为维护和保证人体安康、推进全民安康的过程中构成的法律标准,其社会重要性曾经并被政府、社会和民众普遍承受。可是,在当前七大法律部门中又无卫生法的一席之地,这使得卫生法属于部门法一说难以站稳脚跟。

  随着社会法的兴起,笔者曾于2003年提出卫生法应属于社会法。其主要根据是:1.卫生法兼具公、私法性质。在调整医患关系时,卫生法律既有许多公法性质的规则,如医疗纠葛的行政处置等;又有许多私法自治颜色的规则,如患者的知情同意权和自主决议权,这就使得卫生法律标准兼具公、私法性质。2.卫生法律的社会性日益突显。随着医疗卫生的开展,卫生问题在各类社会问题中所占位置也日益突出,而现代医学技术的开展与应用,产生许多史无前例的社会关系,也对许多以人类自然繁衍为根底的法律准绳提出严峻应战。3.卫生法作为维护和促进人体安康的法律标准的总和,不只触及了公民的安康权益和其他权益的关系,还触及了生命伦理、公共卫生管理、医疗效劳及安康相关产品提供的管理。但是,随着安康中国战略的不时推进,卫生法有了更广更深的开展,笔者也逐步认识到卫生法属于社会法范畴的观念仍难以涵盖卫生法律关系的普遍性与多样性。

  固然传统部门法理论关于剖析卫生范畴法律关系有一定作用,但目前传统的四种观念均无法涵盖卫生法的全部,也对卫生法的开展形成了一定的羁绊。在传统部门法理论下,卫生法的属性和特征无法被很好的诠释,研讨似乎也走向了“死胡同”。

  (三)卫生法法律体系尚不完善

  我国卫生法范畴曾经制定了14部法律、41部行政法规、数百部部门规章以及大量的配套的标准性文件,卫生法律体系已初步构成。横向来看,卫生法大致包括医事法、药事法、公共卫生法、医疗保证法和伦理法等数个相对独立又亲密关联的板块。长期以来,我国卫生法纵向体系构造并不完好,首要问题是卫生根本法空缺。过去,由于缺乏一部卫生根本法,我国卫生范畴的法律法规在国度法律体系中的位置不肯定、监视的主体资历不明白、执法力气受限,卫生法律法规之间、卫生法律法规与其他部门的法律法规短少统一规划和谐和,致使卫生行政部门的权威度不高,部门间职能穿插难以谐和等现象,这在很大水平上招致了医疗卫生政策目的难以得到有效落实,阻滞了卫惹事业的进一步开展。从横向上看,各个板块开展不平衡,医事法学作为卫生法学中一大根底、重点板块,起步早开展快;药事法学随着医事法学的开展日益稳定;随着全球化的兴起,公共卫生法学开展疾速。但是,医疗保证法学、医药伦理法学等板块的开展明显滞后,并且在促进安康中国和医药卫惹事业的开展没有发挥恰当的作用。

  卫生法的称号、属性定位以及体系问题,无论是在理论层面还是理论中,都对卫生法的开展和卫生法律问题的处理产生了较大的障碍。因而,我们需求寻觅新的理论体系,废除卫生法开展面临的诸多窘境。往常,中国法学界涌现出来的新理论热点———“范畴法学”,引发了我们的新考虑,关于卫生法的研讨可否跳出法律部门的思想框架,寻觅一个新的视角与思绪?

  二、新时期背景下范畴法学理论的提出

  近20年,随着经济社会和科技的开展,环境、卫生、财税、金融、科技、互联网等范畴发作了宏大的变化,这些范畴的专业性较强,触及的要素较为复杂,抵触与争诉也不时发作。但是目前我国的法律制度设计和规制手腕却跟不上需求,因而形成了不少严重事情和社会问题。这些新兴范畴的法律现象具有复杂性、穿插性的特性,需求综合几个法律部门才干处理这些范畴中的严重社会问题,或者难以按当前传统部门法学的规范划归到任何一个现有法律部门,因而范畴法学理论应运而生。

  (一)范畴法学的概念

  范畴法是指特定范畴的法律范畴,是基于复杂法律现象,依据实证研讨对法律关系停止笼统归类。范畴法学(Field of Law),是指以问题为导向,以特定经济社会范畴全部与法律有关的现象为研讨对象,融经济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等多种研讨范式于一体的穿插性、应用性和整合性的新型法学体系。在我国,财税法学界最早提出“范畴法学”的概念。2002年和2005年,刘剑文先后指出税法既不是单独的部门法,也不属于现有的部门法,而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综合法律范畴。2013年刘剑文提出财税法学是“范畴法学”,并指出“范畴法学”理论应当适用于一切的穿插学科、新型学科。尔后,环境法、劳动法范畴的研讨者也开端在各自学科内部停止了以范畴为单位的进一步探求,范畴法学的研讨也开展了起来。

  (二)范畴法学的划分规范

  新兴穿插法律范畴常常还未构成一套适合的法律制度框架,但这些范畴又常常呈现传统部门法无法处理的十分规性法律现象和问题。因而,范畴法学必然是对部门法体系的划分有所打破,才干有效应对棘手的问题。经过以问题为中心,范畴法学横向整合了传统法律部门要素,消弭效能抵触;在纵向消弭学科障碍,并用各种研讨办法来探究不同社会现象之间的互相关系,与部门法互补,构成一种谐和的研讨网络。经过纵横两方面的打破,构成新的研讨思绪,全面运用各部门法的学问,有效应对社会中不时呈现的问题。因而,相较于划分规范较为固定的部门法学,范畴法学的划分是开放的、变化的、动态的。随着社会经济的开展,可能会呈现新的范畴法,而有的范畴法可能会消逝,还有可能会呈现多个不同的范畴法合为一个新的范畴法。

  (三)范畴法学与部门法学的关系

  范畴法学的呈现并不是将部门法学淘汰,实践上两者能够共存。传统的经济社会现象、法律关系依然有赖于部门法学理论去处理;范畴法学的研讨对象是新兴社会范畴内具有共性的法律现象。正如沈宗灵先生所言,划分本国部门法,就像编订法律汇编等工作一样,其主要目的是有助于人们理解和控制本国全部现行法。部门法的划分仅是办法,而非目的。随着我国的不时开展,诸如范畴法学这样的新的划分办法和思绪会不时涌现。

  范畴法学和部门法学真正的区别在于:传统部门法学需求透过现象看实质,提炼出笼统的“公因式”,从而一体适用于属于该部门的法律问题。这种“提取公因式”的办法,各个部门都有本人一套独立的“公因式”,而且互相排挤,这也是以传统部门法学适用卫生法时产生剧烈的民法部门与行政法部门之争的主要缘由;而范畴法学则不再执着于寻觅各异现象的“公因式,而是以容纳的态度承受事物的复杂性,保存了主体、行为、权益义务和义务制度的多元化。这就有利于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卫生、金融等新兴穿插范畴的法律关系,以便更明晰地把握其整体概略,相应的法律规制也可以愈加科学合理。

  三、范畴法学理论在卫生法中适用的辨析

  随着现代医学的开展,人们维护和促进安康的方式、办法、手腕、途径是多种多样的,卫生范畴中法律主体、法律关系扑朔迷离。很多普通性或其他法律关系,如经济关系、劳动法律关系等,也会在卫生范畴表现。但并不是一切在卫生活动中会触及到的法都会被列入卫生法的范畴。只要那些立法目标和立法目的是关于维护和促进人体安康的立法才干被称为卫生法。我们以为,范畴法学理论适用于卫生法,主要基于以下三个缘由:

  第一,范畴法学理论的适用可以容纳卫生法的复杂性

  卫生法是在维护和保证人体安康、推进全民安康的过程中构成的法律标准总和,贯串着生命的一直,范围具有普遍性和综合性。往常,在安康中国战略的背景下,安康效劳向“全方位、全周期”晋级,卫生法触及的范围将更普遍、综合。正如前文所述,范畴法学能够容纳事物的复杂性,因而适用范畴法学理论,卫生法的调整对象多、调整手腕多、法律关系多、主体复杂等特性也都被很好的承受和了解,不再是一个“异类”,我们也将更全面、客观天文解并处理卫生范畴所呈现的法律现象和问题。

  第二,范畴法学理论的适用可以有效防止划分招致的割裂问题

  传统法律体系常将诸如《食品平安法》《传染病防治法》等触及公共卫生范畴的法律归入行政法的范畴;把医疗效劳中的法律抵触,如医患矛盾、医疗纠葛等,依照成民事合同或侵权问题处置。这样的划分恰恰证明了卫生法跨部门存在的事实,也就是说在提取“公因式”时,卫生法具有两个以至两个以上的“公因式”,在理论中无法将其划归到某一个部门内。依照这种传统部门法划分的方式会招致卫生法的割裂,不利于卫生法整体、谐和的开展,而适用范畴法学理论则能够有效防止诸如此类的问题。

  第三,范畴法学理论的适用可以促进卫生法整体谐和开展

  由于卫生法属于穿插范畴,其立法具有较强的政策性、社会性、伦理性、经济性和技术性,而关于法律的目的性、意义和价值则不能很好的表现。在传统部门法视角下,卫生法就显得不太正统;而且由于部门法是以整个部门法内部标准为中心的平面化的研讨形式,其了解问题具有不周延性,这在一定水平上招致了卫生法立法角度的不稳定、立法碎片化、立法缺乏谐和性和系统性等问题。范畴法学则不然,其研讨是“平面的”,研讨边境具有含糊性,能够更好的解释卫生范畴内法律现象之间的整体关联,促进立法与各项变革更好地衔接。经过适用范畴法学理论,一来能够说明卫生法具有较强政策性而一些法律性质相对缺乏的问题———卫生法有赖于医学开展规律,假如过火强调法律特性,可能会与医学规律相违犯,由此回应了卫生法“不太正统的问题”。当然,卫生法要一直以保证和促进国民安康为准绳和立法目的,并在范畴法学视角下也需求对卫生法的法律性质和非法律性质的特征停止恰当的调控;二来范畴法学视角下,可以统一卫生法立法的角度,有效防止不同法律部门支配下卫生法立法角度、内容紊乱以至矛盾的问题,促进卫生法整体谐和开展。

  四、范畴法学视角下卫生法开展与完善的考虑

  (一)树立健全卫生法律体系层次

  我们等待在范畴法学理论的指导下,一部以卫生安康范畴问题为中心,脱离部门法学关于法律性质划分的羁绊,不用再推敲部门属性问题,立足于“安康融入一切政策”的视角,表现足够高度和跨度的卫生与安康根本法的降生。2019年12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经过了《根本医疗卫生与安康促进法》,该法将自2020年6月1日起实施。在大安康大卫生理念下,我国降生了卫生与安康范畴第一部根底性、综合性的法律。虽然从《根本医疗卫生与安康促进法》的内容和性质上看,其尚未跳出卫生管理现有的狭隘视角,但该法的正式出台有利于破解我国卫生法律散乱场面,推进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安康为中心转变,保证人民大众安康权益,促进全面依法治国与安康中国战略向前迈进。

  另一方面,在原有行政管理体制下,作为保证与促进人体安康的大卫生工作被分割成几个相关部门,其工作的范围与重点必然局限在其行政管辖范围内,全面、统一的思索与谐和必然遭到影响。长期以来我国医疗安康范畴触及的政府部门十分多,部门之间谐和难,这一直是障碍卫生安康范畴的变革探究深化的一个重要要素。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变革组建了国度卫生安康委员会,树立了大卫生、大安康理念,完成了“大部制”管理目的,表现了以人民安康为中心的指导思想。这种“大部制”管理与我们所呼吁的卫生范畴法学观念不约而同,既能够明白义务主体,减少医改的内部摩擦和阻力,让谐和更顺畅,也有助于政府发挥强有力的指导的作用,愈加积极推进变革。

  (二)扩展卫生范畴立法的周延性

  “安康融入一切政策”的推行将使越来越多的事物都会与卫生安康关联,卫生范畴的范围将不时扩展。2016年8月,***在全国卫生与安康大会上强调要把人民安康放在优先开展的战略位置,以提高安康生活、优化安康效劳、完善安康保证、建立安康环境、开展安康产业为重点。随着经济的快速开展和安康中国战略的不时推进,人们对安康的认识不时深化,促进了安康需求的快速增长。《中国卫生安康统计年鉴》显现,2017年我国城乡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分别是1 777元和1 059元,分别是2010年的2倍和3.2倍,安康市场的需求增长较快。与此同时,《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情况报告(2015年)》指出,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患病率逐年上升,已成为要挟我国居民安康的“头号公敌”,各类慢性病安康管理机构也不时涌现。此外,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水平的日益加深,养老效劳需求也在不时增大,将来安康养老产业将是我国安康产业开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但是,在卫生范畴不时扩展的同时,卫生立法周延性缺乏的问题也逐步暴显露来。以安康产业为例,目前我国缺乏统一的市场准入规范和行业规章制度,各企业对安康产业的定位不精确,招致了安康产业良莠不齐。以保健产品为例,据国度市场监视局统计,各级市场监管部门2018年查处食品类虚假违法广告案件3 858件,其中保健食品虚假违法广告案件726件;自2017年7月国务院食品平安办等9部门结合部署展开食品保健食品狡诈和虚假宣传专项整治以来,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处食品保健食品狡诈和虚假宣传违法违规案件5.8万余件。此外,目前对安康产品和效劳的定价也没有统一的规范,这也形成了监管难的问题,障碍了这个产业的开展。因而,在卫生与安康范畴的范围不时扩展同时,应该盲目从大安康、大卫生视角停止考虑,以卫生范畴问题为中心展开立法,拓展卫生范畴立法的周延。

  (三)填补卫生范畴的立法空缺和破绽

  卫生范畴常常是“事故推进立法”,例如近年来“问题疫苗”事情频发才有效推进了《疫苗管理法》的出台。而在范畴法学理论的应用与指导下,应该盲目对卫生范畴现行立法停止一个全面的、平面的审视,及时发现立法空缺和破绽,完善卫生范畴立法,改动“事故推进立法”的状态。目前,在卫生范畴尚有诸多立法的空缺和破绽。以医疗纠葛相关立法为例,医疗纠葛是我国目前卫生范畴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其缘由既有体制的缺乏,也存在立法的滞后,比方尚缺患者权益维护法、尸体解剖法等。目前,我国关于患者权益的规则零散散布在许多卫生法律中,并且很多关于患者权益的规则都是从规则医生权益的角度停止的推演,缺乏专项立法,不利于明白医患双方权益与义务,无法有效促进患者安康权保证。触及死亡的医疗纠葛案例的尸体解剖对调处和审讯具有重要的意义,但是我国目前还没有制定特地的尸体解剖法,仅有一个原卫生部于1979年发布的《解剖尸体规则》的文件,该文件内容不全、条文滞后,无法满足目前尸体解剖工作的需求。

  总之,卫生法作为一个新兴穿插范畴,其调整对象和调整办法尚处在不时开展中,经过适用范畴法学理论,以社会严重卫生问题为导向,以特定卫生范畴全部与法律有关的现象为研讨对象,可以有效推进卫生法的开展与完善,为践行安康中国战略保驾护航,推进新时期全面依法治国战略的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