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法律学 我国网络文学作品著作权的刑法维护现状与倡议

博今文化 / 2020-10-19

  摘    要: 互联网时期的到来使得网络文学开展疾速,网络文学作品数量的不时增加也招致了网络文学范畴的各种着作权纠葛,由于网络侵权行为的立功本钱较小,诉讼本钱较大,招致网络文学着作权损害事情层出不穷。基于此,本文以网络文学着作权的刑法维护为研讨方向,对网络文学着作权的界定、法律特征、刑法维护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停止研讨剖析,并根据问题提出科学可行的改善倡议。本文理论上丰厚了相关研讨,理论上为改善网络文学版权环境提出了理论参考意见。

  关键词: 网络文学着作权; 刑法; 刑法维护;

  一、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的界定及其法律特征

  (一)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的界定

  本文中的网络文学作品指原创网络文学作品,即着作人应用挪动设备或计算机,在互联网上停止创作、传播以至出版发行的作品,网络着作权并不是一个明白的专有性名词,而是研讨者为了更好地停止研讨而运用的概括性名词,实质而言是文学作品着作权的网络衍生,并无法律上的特殊性质,仍属着作权范畴。但是由于互联网时期的开展疾速,网络文学作品快速的传播和开展招致了很多着作权侵权问题,因此有必要将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作为一个单独的概念停止研讨和剖析。

  (二)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的法律特征

  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的第一个法律特征为弱专有性。互联网时期的开展使得信息交流变得愈加便利,网络文学作品的传播也愈加容易,只需运用复制粘贴或在网站中转发下载,就能够取得该作品的内容,以至能够不经过着作人的同意,着作人的维权和合理权益的保证非常艰难。

  第二个法律特征为无地域限制性。即由于网络空间的公开性和匿名性,网络文学作品的传播是不受地域限制的,以至能够快速地传播到世界各地,因而,缺乏对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招致了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的维护艰难,不像传统的文学作品,有着自然的地域限制。

  二、我国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刑法维护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一)特地针对网络着作权刑法维护的立法较少

  当前我国有关网络文学着作权维护的法律法规数量较少,且大多都只是笼统地触及到了某些方面,并没有针对性地对网络文学着作权停止界定和维护,这样的法律法规现状显然无法满足理想需求,并且由此能够看出,我国的刑法针对这方面问题的维护存在滞后性。较低的立功本钱使得不法分子愈加猖狂,而司法审讯时的无法可依更是让学问产权类的立功无法被遏制。

  经过对其他兴旺国度的着作权刑法维护体系的研讨,能够发现很多国度都将网络文学着作权归入着作权的范畴,以着作权相关的法律条款来维护网络着作权,这样的做法一方面的确可以遏制一局部严重立功,但是另一方面,对一些形成结果不严重、侵权行为不过火的立功行为却无法停止惩办。学问经济时期的到来使网络着作权的重要性得到了加强,现有的民事和行政手腕曾经无法满足对其的维护需求,因而,基于这些问题对刑法停止完善,加大刑法对网络文学着作权的维护力度是当下法学研讨的一个重点。

  (二)现行刑法体系在网络文学作品维护上存在滞后性

  我国的刑法制定于1997年,当时计算机仍是一个较为新颖的产物,关于其将来的开展也没有很明白的认知,因而在制定法律时并未很好地预见到网络技术将来的辉煌开展,招致很多罪名还是针对传统文学作品来制定的,例如“违法数额较大”等规则就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其滞后性。不完好的举证制度招致的举证艰难也是刑法维权艰难的一个问题,对盗版网站的处分较轻招致了对立功问题的威慑力缺乏,这些都是网络文学着作权的刑法维护需求改善的问题。

  1.“以营利为目的”无法顺应时期需求

  当前我国刑法上关于网络文学着作权的侵权行为还是以营利为主要侵权目的,基于此来停止司法审讯和量刑,但是随着网络通讯技术的开展,人们的侵权目的并不只仅是营利,更多地可能是一种猎奇心理或对网络文学作品收费状况的不满,因而,随着立功目的的改动和立功手腕的多样化,刑法罪名在面对一日千里的网络文化产业上的滞后性就很明显地表现了出来。

  在互联网时期,网络文学着作权的侵权行为大多并不是处于营利目的,这一客观要件限制招致了刑法维护的滞后性,反观商标权和专利权相关的条文,这一构成要件曾经被调整了。网络文学侵权行为中,很多侵权者并不是出于营利目的,但仍旧对网络文学着作权停止了进犯,形成了严重的社会危害。

  除此之外,“以营利为目的”这一构成要件使得被侵权人举证艰难,被侵权人无法去寻觅侵权人的营利证据,也就无法取得权益维护。并且,由于时期的开展,人们的观念也随之改动,很多人未经允许传播网络文学作品仅仅只是出于虚荣或猎奇心理,这固然招致了同样的危害结果,却无法被定性为立功事实。因而,我国的《新着作权法》在制定时删除了这一限制,反观刑法在这方面仍有滞后性。

  2.刑法罪名与信息化开展不相顺应

  随着信息化技术的开展,侵权的手腕越来越丰厚、侵权行为的目的也越来越复杂,因而,当前刑法规则的罪名也显得滞后了。例如,有局部搜索引擎供给商,本着技术中立的理念,提供网络文学作品的局部内容,一定水平上促进了网络侵权行为的不正之风。刑法制定的时期网络尚未提高,因而相关的罪名制定也是针对当时的网络时期,所以到了今天,刑法的罪名曾经无法和信息化开展相顺应了。

  三、我国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刑法维护的完善倡议

  (一)立法层面上完善网络文学作品的刑法维护体系

  1.针对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制定特地的刑事法律

  当前,我国尚未有一部特地的刑事法律来维护网络文学作品的着作权,这关于树立一个完善的维护体系而言是十分不利的,当前急需一部特地的、针对网络文学问题的法律来整理网络学问产权立功的不正习尚。网络文学是基于互联网信息技术而产生的,因而,立法需求根据网络时期的开展。

  同时,制定特地的刑事法律需求思索到网络信息技术的开展趋向,刑法的罪名制定要有前瞻性,着眼于将来十年内的网络开展可能性,并基于此来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真正做到顺应时期开展。另外,这方面的法律条文需求和《着作权法》相顺应,保证两者协同均衡开展,起到一种互相配合辅助司法审讯的作用。

  除此之外,还需求在立法的同时思索到网络信息的传播才能,补充相关的法律法规,根据理想情形来制定,以此降低被侵权人由于网络传播形成的损失。

  2.扩展刑法对网络文学作品着作权的维护范围

  网络文化产业是顺应互联网时期开展产生的新兴产业,相较于传统文学作品,网络文学的载体多种多样,除了其自身的文字载体,也有根据其改编的漫画、游戏以至同人文学等,所以,制定特地的刑事法律要思索到网络文学作品的范畴,明白界定着作权维护的内容,紧跟《着作权法》的规则来停止调整。当前,刑法关于着作权的维护范围并不包括网络文学作品的衍生品,因而在肯定能否构成侵权这一立功行为时,就存在无法可依的问题。因而应该扩展刑法对网络文学作品的维护范畴,顺应互联网时期的开展,将其自身及衍消费品同样归入维护范围。

  除此之外,倡议在相关的法律之中添加关于作品完好权、着作人原创发表权等的维护,实在做到对着作人应享有的权益的维护。

  3.调整“以营利为目的”的客观条件

  传统的文学作品在传播上有着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营利”是最初的着作权侵权行为的主要目的,最初的侵权行为常常随同着大量的人力物力的耗费,且大多都是经过盗版商来完成的,这样的手腕需求较为专业的违法设备和资金支持,招致立功本钱较高,因而“营利”是其主要目的。我国最初制定着作权相关法律的时分,就是思索到了这一客观理想,添加了客观的构成限制要件,但是随着网络时期的到来,这一限制条件曾经不顺应当前的立法趋向,应该调整。

  科技的开展使得侵权的立功本钱大幅降低,并且立功目的的复杂化也使得“以营利为目的”这一客观限制条件无法满足司法需求,《着作权法》调整了这一条件,《刑法》和《着作权法》之间存在不谐和也是立功分子容易钻的破绽之一。除了这些缘由以外,“证明以营利为目的”非常艰难也招致了相关的案件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审讯,能够说这一构成要件的存在关于司法审讯来说毫无好处,因而应当调整“以营利为目的”的客观条件。

  (二)司法层面上明晰本罪的定罪和量刑要素

  我国的着作权进犯类立功属于“情节犯”,因而,只要在该行为到达了刑法所规则的“以营利为目的”、“情节严重”等量的请求时才干构成立功。但是,这样的定量和定性使得立法中无法对临界点作出划定,因而关于司法机关的理论审讯有着很严厉的请求。

  1.网络文学作品立功定性要素的认定

  网络文学作品的虚拟性较强,因而,传统的定性要素关于网络文学作品而言显得较为不合理,传统文学作品的复制造品能够是盗版书等,但是网络环境下,如何定义“复制发行”这一行为,如何界定“复制发行”的范围就显得十分艰难。

  实质而言,这些问题产生的基本要素是复制发行权与网络传播权之间的矛盾,网络传播权作为一项新型权益,需求得到独立的概念明晰和范围界定,但是我国却将二者视为同品种型的权益,因而就需求在理想审讯中停止灵敏解释,以此来顺应网络时期的开展。

  2.网络文学作品立功定量要素的认定

  现有的定罪规范包括“有其他严重情节”和“到达一定数额”,满足恣意一项就能够定罪。但是,在理想生活中,大局部的侵权网站的侵权行为只是为了取得广告收入维持网站运转,自身运营所得数额无法到达立功规范,同时,由于最高检对“销售收入”和“获利数额”的不同了解,笔者倡议,将“获利数额”作为定量规范愈加精确。

  除此之外,“复制品数量”这一规范固然有着刑法意义,但是关于网络文学作品而言,无法定义何为“复制品”,也就无法顺应网络信息技术的开展趋向。

  非法运营数额的含义包括很多方面,网络侵权行为的立功获利根本都能够被归为这一范畴,同时以此为定罪情节也可以很好地反映出侵权行为所形成的危害水平。

  综上所述,笔者倡议,在定罪规范上,违法所得数额要以侵权人实践的获利数额为根据,而非法运营数额要依据网站或其他载体总体的收入为根据,复制品数量以网站内的内容为根据,这三者并无先后之分,仅依据理想需求停止取舍。

  (三)执法层面上增强刑事维护与民事、行政维护的衔接

  1.增强与民法维护的衔接

  刑法是法律体系中最为重要、打击面最普遍的制裁手腕,因此关于刑法的制定和修正需求保证其前瞻性和谦抑性。所以,在执法层面上,需求增强刑法与民法的衔接,以此改善民事手腕的局限性。

  首先,要统一关于“以营利为目的”这一定罪规范的规则,即均衡《着作权法》与《刑法》之间的矛盾,我国《刑法》中对商标权和专利权均无限定此规范,唯独对着作权有这一限定规范,这显然是不契合网络时期需求的。

  其次,要加强公共部门的追诉能动性。网络侵权行为频发,但被侵权人却无法得到应有的权益维护,这其中除了被侵权人的举证艰难以外,还有公共部门追诉怠惰的缘由,这样的纵容态度招致侵权行为愈演愈烈。因而,被侵权人和公共部门应该坚持维护本身权益,维护公共次序,严厉打击违法侵权行为,实在发挥刑法的维护作用。

  最后,要增强刑事与民事之间的理论衔接。及时将契合刑事追诉规范的案件移交给公安机关,保证自诉和公诉二者之间的合理衔接是保证被侵权人着作权的最有效手腕,关于违法侵权行为,不只要追查其刑事义务,还需求保证被侵权人的民事权益,请求侵权人对其停止合理的经济赔偿。

  2.增强与行政执法的衔接

  网络文学作品的特性招致刑事法律在定义时无法很好地涵盖一切侵权行为,因而,在执法时就需求灵敏停止取舍,做好刑法维护与行政执法之间的衔接。

  首先,需求改动行政机关的执法理念,将其执法的重心移向权益维护,以此来维护公共次序。执法理念关于执法手腕的影响是无须置疑的,因而,不同的执法理念会招致不同的维护结果,增强关于着作人权益的维护是我国执法部门当前需求达成的目的,执法部门需求更多地从被侵权人的角度动身,以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不遭到进犯,只要保证了个人的权益,才干够很好地维护公共次序。

  其次,树立多重协作机制,共同维护着作人合法权益。由于网络信息技术的开展速度极快,处置不好会形成严重的影响,因而,需求公、检、法三个部门做到真正的信息共享,构成工作上的谐和配合,公安机关作为执法的第一线,应该及时完成证据的搜集和移交,检察院关于契合公诉规范的行为,及时提起公诉,法院及时停止判决和后续执行。同时,分离大数据技术,缩减信息搜集的时间,进步信息共享的效率也是一个改善的手腕。

  最后,提升公众的版权认识。政府部门应该增强相关的宣传,提升群众的版权认识,明白告知群众侵权行为的危害,强化社会主义法治思想,树立起完善的公民监视网,进步立功分子的违法本钱,维护着作人的权益,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