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博今文化,中国最权威的职称论文投稿平台!

文学 赛尔泽《掷铁饼者》小说对濒临死亡者的叙说

博今文化 / 2020-03-22

  摘    要: 短篇小说《掷铁饼者》与古希腊的着名雕塑同名, 两者具有内在关联。雕塑描写的是行将把铁饼投出的运发动的形象, 小说则经过病人向墙壁扔盘子暗示了将谋划投向未来。海德格尔的存在论现象学以为, 死亡是人的可能性的终结, 人立足于死亡展示出本真自我。病人虽然身患绝症, 但一直面向未来、谋划未来。在他身上闪烁着人文关心, 这种刚强悲观的肉体给本人和他人带来了希望和勇气。小说阐释了时间指向未来, 只需死亡尚未到来, 人的实质的自我塑培养没有终结, 人就具有完成自我的种种可能性。

  关键词: 《掷铁饼者》; 时间; 谋划; 死亡; 现象学;

  理查德·赛尔泽是美国当代知名作家, 他的外科医生职业生活为其文学创作提供了源泉, 其作品经常经过描写个体因病痛而遭到心灵和肉体的折磨来提醒生命面对死亡和痛苦时的意义。短篇小说《掷铁饼者》是他的代表作, 小说叙说了一个濒临死亡的病人在肉体与心灵遭到双重折磨的状况下仍力图坚持生命威严、面向未来做出谋划的故事。面对死亡的要挟, 病人没有放弃对本人的种种可能性的设计, 他对生活的酷爱和悲观肉体值得我们学习。

  一、小说主题的艺术渊源

  “掷铁饼者”本是古希腊雕塑家米隆的代表作, 也是古希腊艺术的巅峰之作。作品取材于古希腊理想生活中的体育竞技活动, 描写的是一名强壮的男子在掷铁饼过程中最具表现力的霎时。雕塑选择了铁饼摆动到最高点而将被抛出的一刹那, 有着激烈的“引而不发”的吸收力。作品把握住了运动的身体从一种状态转换到另一种状态的关键环节, 从而取得了运动感的效果, 成为流芳百世的艺术模范。雕塑的重心落在右腿上, 右腿成了使整个身体自在屈伸和旋转的轴心, 同时又坚持了雕像的稳定性。掷铁饼者张开的双臂像一张拉满了的弓, 带动了身体的弯曲, 把人体的调和、健美和青春的力气表达得淋漓尽致, 表现了古希腊艺术在思想和表现技巧上的飞跃。整尊雕塑中的人体美和生命力充溢了连接的运动感和节拍感, 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

  塞尔泽以这件着名雕塑作品作为小说标题, 由于两者有内在关联, 它们具有相似的肉体气质。故事的主人公与掷铁饼者所处的环境十分相似, 他们都面临着重压和应战, 都力图在压力面前超越理想、完成自我。同时, 他们在艰巨的任务面前都力图坚持文雅的气度和威严。在雕塑中, 米隆抓住了运发动将要投出铁饼的霎时, 紧绷的肌肉和身姿使观者很自然地联想到铁饼的投出, 投出是未来必然发作的事情。作品很自然地将观者的思绪带向了未来, 这种由如今转向未来的思想投射正是米隆希望到达的效果。我们在当下看到的是对青铜作品的真实感知, 这种感知却自然地引发了我们的联想, 将我们带入未来之中。总之, 雕像停留在铁饼将要投出的当下, 却指向了未来。同样, 小说中的病者单独忍耐着肉体和肉体的双重煎熬, 无法治愈的重病使他简直喘不过气来。他时辰面临死亡的要挟, 但他却没有向死亡屈从, 而是力图维护本人的硬汉形象。作为肉体上的强者, 病人没有将思绪沉浸于当下的自我怜惜, 也没有对命运的严酷加以埋怨, 更没有在回想中后悔过去。相反, 他完整将本人的肉体投射到了未来, 不断在对未来停止着规划和设计。他在人生的终点仍坚持着悲观的人生态度, 坚持着对本人未来的方案和想象, 并且努力去完成本人的方案。人们很难想象这样一位临终之人对未来仍充溢无限的等待。掷铁饼者所做的是将铁饼投进来, 而这个病人则是将本人对未来的神往、谋划和幻想投射进来。他固然曾经卧病在床, 失去了视力和下床行走的可能, 但他没有被命运击倒, 他仍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下地行走、在运动场上去真真实实地将铁饼投掷进来。在他心中, 时间永远是朝向未来的, 这种肉体值得我们尊崇和深思。

  二、死亡临近的重压

  病人所处的环境是恶劣、不利于康复的。首先, 叙说者作为医生对病人并没有采取积极的救治态度。或许面对癌症, 医生也是一筹莫展。但让人无法忍耐的是, 小说的开篇就说:“我在暗中监视我的病人。”治病救人本是医生的天职, 可作品中的医生却暗中监视他的病人。无论病人能否晓得, 这种压制得像监狱的生活环境给病人带来的必然是繁重的心理担负。当然, 医生也能够将本人的权威性监视解释为理解病情或停止医学研讨, 但这种监视无论如何也在某种水平上剥夺了病人的自在, 干扰了他们的生活乐趣。“医院原本应该有治病救人的义务, 为病人提供医学治疗和人文关心, 但塞尔泽却描写了一个与人们的等待相去甚远的生疏意象。”在监视的眼光下, 个体关于本身命运的对抗变得愈加艰难。病房的环境似乎曾经决议了病人必将失去生命的宿命。“医生权利眼睛的监视, 使得个体的消灭不可防止。”在这种冷漠的凝视下, 病人要唤起生命的激情、拾回本人的威严, 显得异常困难。

  面对绝症, 病人最需求的不是医疗上的救治, 更不是将本人作为研讨对象的医学研讨, 而是对本人作为完好的人的尊重以及亲人般的抚慰。而医院以至是医学在这方面所能提供的协助却极为有限。在文中, 作者表达了对医院和医生职责的深思:现代医学能在多大水平上治疗病人的伤痛呢?在绝症面前, 医学护理的意义终究是什么呢?显然, 临终的病人最需求的不是冷漠的医学察看和研讨, 医院与病人不是完整隔绝的两个世界。医院应该为临终的病人提供更多的关心, 医学治疗无力到达的止境应该是人文关心的开端。小说突出了人文关心的重要作用以及医院在这方面工作的缺失。病人曾经认识到医生对他的作用微乎其微, 于是他为本人设计了另外一条道路, 使本人的心灵在人生最黑暗的时辰依然充溢生机和光明。病人所处的病房环境短少人文关心, 但病人却用本人的行动为这个冷冰冰的病房, 也为这个医院和世界添加了某种深沉而又暖和的东西。我们似乎从冰冷刺骨的寒夜里感遭到了一缕微小的火光, 固然微小, 但它的暖和与光亮却足以给人抚慰。病人用本人的行动为这个世界, 为那些失望的人们带来了希望和勇气。这是从心底而出的对人性的关心和关怀, 是对身患绝症的病人的抚慰和鼓舞, 这是任何医学治疗都无法替代的。或许, 普通人会对这种躲藏着的关心无法了解或者视而不见, 就像文中的医护人员那样。但任何阅历过绝症折磨的患者都可以领会到这种肉体力气的珍贵和无私。作者想展现出这种与病人的四周世界完整不同的东西, 小说的深意就在这里。或许, 医护人员以至医疗系统都能够从中取得启示从而为病人提供最好的医疗效劳, 即那种充溢人情味、给人希望和鼓舞的效劳。

  在文中, 除了讯问时间, 病人没有再试图与医护人员停止沟通。与医护人员相比, 病人是弱势一方, 在某种水平上是医院的囚徒。医方对病人真正的心理需求毫不关怀, 他成了医护人员眼中难管理的问题病人。在这种状况下, 医护人员给他带来的只要压力, 没有协助, 因而, 他选择了缄默, 这是他坚持人格独立的明智选择。此外, 病房的摆设布置也单调压制、毫无活力, 完整不利于康复。“他住的房间里面空无一物, 没有祝他早日康复的卡片, 没有一点本人带来的食物, 没有鲜花, 也没有拖鞋, 一切那些病房里常有的小玩意儿都没有。只要一张床, 一把椅子, 一个床头柜, 一个带轮子的托盘……”这种生活环境基本不像是病房, 倒像是工厂车间或者实验室, 这是个毫无活力的荒芜之地。

  护理人员对病人的态度也是敷衍塞责, 他们没有减轻他的心理压力, 而是加大了他的心理压力。就连护士长以及护工也由于不满他扔盘子的奇异行为而对他敬而远之。“‘厌恶死了。他这个德行, 怪不得他的家人不来看他。他们很可能像我们一样受不了他。’她在等着我做点什么。”这种冷漠并不完整出于无知, 更多地来自于这些人对病人的不担任任。这些护理人员的内心是冰冷的, 短少最少的同情。他们固然嘴上没说, 但实践上曾经从内心放弃了对病人的治疗:既然曾经是绝症, 毫无希望的绝症, 还有必要为一个将死之人省心费力吗?这个病人又折腾个啥呢?反正几天以后他就要死了。他们曾经从内心里宣布了病人的死亡, 这种放弃职责的不耐烦态度必然曾经被敏感的病人发觉, 从而加重了他的心理担负。病人选择缄默就是对这种不担任任的护理态度的对抗。要晓得, 医生在病人面前不只是治疗的权威, 也是管理的权威。在医院里, 一切都要听医生的布置, 病人没有反对的余地。而要冲破这种权威的重压, 对病人来说是多么地不容易, 但他选择了藐视这种权威。他不甘于医院的布置, 由于那种布置扼杀希望、令人失望, 他要给本人的生命选择一种绮丽的终结方式。

  三、病人的行动

  雕塑“掷铁饼者”被以为是空间中凝固的永久, 它经过描写空间中凝固的霎时表达了时间的永久。它由静态指向动态, 由当前指向未来, 这种指向未来时间的方向感经过空间外型隐含而出。赛尔泽运用这个标题正是为了突出病人朝向未来的心理特征。病人一再把要来的炒蛋扔到对面的墙上, 他似乎在模拟着掷铁饼的运动, 这是标题的第一层含义;但是, 读者会感到猎奇:病人这样做终究是由于什么?他肉体解体了吗?疯了吗?还是想搞恶作剧, 成心给他人制造费事?小说希望惹起读者的考虑。作者没有明白阐明小说的主题, 但我们仍能够从一些细微的描写中捕捉到作者意图的千丝万缕。他对病人的肉体世界充溢了赞誉和敬佩之情:“他仍是那么引人瞩目, 像一个水手, 分开着双腿立在倾斜的甲板上。”病人的悲观肉体以至也感染了作者:“他大笑起来, 那声音是你从未听过的, 是日光之下从未有过的, 那声音能够治好癌症。”最后, 在小说的结尾处, 作者明白了本人的观念, 那是对病人所作所为的充沛肯定:“他的脸放松、严肃而有威严。”能够看出, 病人看待生活的态度是严肃的。虽然身患癌症, 但他的内心却十分悲观而强大, 思想也异常苏醒。这样, 我们就能够引出标题的第二层含义:病人一直没有放弃对本人的未来的希望、设计和谋划。虽然生命接近终点, 但他仍在方案着本人的未来, 就像投掷铁饼一样将谋划抛向本人的未来。在文中, 这个意象是经过朝墙壁上扔盘子得到展示的。也就是说, “抛出”也可作笼统的了解, 即病人把对未来的谋划抛向本人的未来。

  从“谋划”这个词的英译“projection”的词源剖析也能够提醒两种含义的关联。“project”作为名词的意义是“方案、规划、项目”, 作为动词, 它的原初意义是“投射、抛射”。所以, 投射动作的引申用法就是方案、谋划。方案和谋划是对未来的布置, 这种笼统的认识范畴的操作在实践生活中有其来源, 即向前抛出某种东西的详细动作。在“掷铁饼者”的雕塑中, “投射”是抛出铁饼的动作, 而将这种详细的抛出笼统地用于时间之上, 就是将方案布置抛向、投向未来, 就是谋划。因而, 病人向墙壁抛出盘子的动作能够解释为模拟运发动投掷铁饼, 这意味着他希望重回安康;同时, 这种行为也是他为未来做谋划的形象化详细化的表现。在生命的最后时辰, 他仍面向未来、将本人的理想投射到未来, 虽然这种未来很快就要被死亡终结。

  着名现象学家海德格尔以为, 死亡是此在生存的终极可能性, 这种可能属于此在自身, 无法由别人代理, 由于死亡终结并且组建了此在的整体性。“在‘终结’中以及在由‘终结’组建的此在整体存在中, 实质上没有代理。”日常生活中的此在总是习气于从他所从事的事情方面去体会本人的存在, 此在在日常生活中有无限多可能性能够供其选择和展开。但没有任何一种可能性能够提醒此在区别于别人的实质属性:此在所做的这些事情, 他人也同样能够做。在日常生活中, 可能性角色的替代是维系社会的生存和开展的必要, 否则实践生活的世界无法维持。例如从事某种职业的某人, 无论其技术再专业, 一旦他生病、离任或者死亡, 总会有人接手他的工作, 这个职业的社会角色会继续下去。但对详细某人而言, 这种种可能性角色不能标识、提醒出他无独有偶的绝对存在价值。这就好比一部电影中的某个角色, 假如换上任何演员都能饰演, 那么, 这个角色就不属于某个特定的演员, 也就不能显现出这个演员的存在价值。

  与一切其他可能性不同, 死亡属于此在自身。我们不能阅历别人之死, 我们本人的死亡也不能由别人替代。死亡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附加在此在一切可能性之上的句号, 它标志着此在的一切可能性的终结, 从而使这些可能性成为整体。死亡是此在全部自我性的根基所在。海德格尔以为非本真的日常生活状态以本真状态的可能性为依据, 立足于死亡, 此在就摆脱常人状态而回复到本真生存状态。“向死存在, 就是先行到这样一种存在者的能在中去……先行标明本身就是对最本己的最极端的能在停止体会的可能性, ……就是本真的生存的可能性。”这种立足于死亡的本真状态是脱离了日常生活的地道可能性的体会, 是摆脱了日常生活中物欲的庸俗从而认识到本人追求更高的地道道德目的的可能性。总之, 死亡在提升个人道德涵养的过程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先行到死亡之中能够促使我们摆脱低俗物欲的约束, 成为更有追求、更高尚的人。

  限于篇幅, 短篇小说对时间片段的选择至关重要。作者正是选取了病人临逝世之前的几天这个非同寻常的时辰。面对死亡, 病人展示出本真的自我:他终究是生活的强者, 还是胆小鬼?他看待生活的态度终究怎样?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在别人生的最后几天得到揭晓。显然, 作者笔下描写的是个真正的硬汉。人生是个大舞台, 但是没有哪个剧目是以主角的真正死亡为结局的。假如那样, 就不是戏剧而是真实的生活了。所以, 这个硬汉在面临人生的终结时曾经完整没有必要去掩饰本人内心从而美化本人:人生就要完毕了, 财富、声誉、位置, 以至是亲情和家庭, 这些外在生活中的东西在此时已不再占领重要位置。这个特殊时辰彰显出的是他最真实的实质和内在的肉体世界。我们能够看到, 终究推进他每天生活的东西是什么, 是低俗的物欲还是高尚的肉体追求。面对死亡的要挟, 病人没有选择常人所走的道路, 他没有承受死亡的布置, 而是选择了朝向未来积极空中对本人的人生。

  四、结语

  《掷铁饼者》是短篇小说中的名篇, 作者抓住了死亡临近这个人生的特殊时辰来描写小说人物。面对死亡, 病人展现出了坚毅悲观的肉体世界, 这是他最真实的自我, 也是他最与众不同的自我。联络到古希腊同名的雕塑作品, 能够看出, 病人的时间向度一直面向未来, 因而, 他才干在人生最黑暗的时辰依然充溢希望。这种立足于死亡、朝向未来的肉体正是海德格尔所称誉的区别于常人的本真自我, 是在逆境中积极向上、冲破阻力、超越自我的人生观的集中表现。小说经过歌颂病人的优秀质量, 给一切身处逆境的人带来了希望和勇气, 这种暖和而又深沉的人文关心是小说闪烁出的巨大光辉。